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漢鄉 > 第七十三章和光同塵
    第七十三章和光同塵

    陪同云瑯為何愁有送行的人只有霍光跟云哲,至于老虎大王發現何愁有已經死掉之后,就對他毫無興趣了。

    昏暗的陵衛石窟中,云瑯跟霍光一遍一遍的往何愁有身上刷著桐油,每刷一遍桐油,就要給他身體上纏繞一層白色的麻布。

    等何愁有干瘦的身體逐漸變得粗壯一些之后,就把尸體放進泥漿里面,關上模范的蓋子,剩下的工序就要交給時間,等模范里面的尸體變成泥塑之后,云瑯就會把何愁有早就轉備好的那一身金色鎧甲套在泥塑的身上,這個過程一定要一絲不茍,因為,何愁有在生前已經交代過無數遍了,不準云瑯粗枝大葉的處置他的尸體,必須按照他設定的流程做好,做仔細,脖子上的紅巾顏色應該鮮艷,應該靈動,不能死板板的貼在脖子上。

    “其實啊,應該等泥塑定型了,就把泥塑放進爐子里,讓大火煅燒,如果能變成瓷器,就能放無數年了。”

    霍光對這座陵衛石窟不是很喜歡,總覺得這里擺滿了詭異的泥塑,讓他暴露在了眾目睽睽之下。

    云瑯瞪了霍光一眼道:“等你百年了,再考慮這樣做。”

    霍光陪著笑臉道:“師傅您呢?”

    云瑯對云哲道:“等我死了,就把我裝在棺槨里,埋進地里,別人怎么弄,我們家就怎么弄,不要出格,更不準標新立異。”

    云哲笑道:“耶耶會長生不老的,陛下說過,您如果剃掉胡須,穿上少年人才穿的春衫,沒人會認為您不是一個少年。”

    云瑯指指自己的身體道:“有沒有老,我自己知道。”

    霍光笑道:“弟子不敢想您過世之后會是一個什么樣子。”

    云瑯撇撇嘴道:“太陽依舊會照常升起,月亮也會照常出現,人們還會繼續過日子,你們假裝悲痛一陣子之后,就會繼續向自己的理想進發。

    世界不會改變!”

    霍光瞅著地上的模范輕聲道:“好奇怪啊,何公對我恩深義后,我對他也極為尊重,為何他死掉了,我居然沒有半分難過的感覺,更像是歡送何公去做一場遠行。”

    云瑯同樣瞅著模范道:“已經活了一百多歲了,早就應該死掉了,現在才死掉,有些晚,耗費掉了我們為他準備的悲痛之意,是他的錯。”

    霍光連連點頭,云哲也覺得父親說的話很有道理。

    老虎大王在石窟中非常的興奮,踩著墻邊的巖石上下縱越,總讓云瑯擔心這家伙會從石頭上掉下來。

    跑累了,就趴在云瑯身邊,肚皮急劇的起伏,張大了嘴巴快速的喘氣,剛才一番奔跑,讓他體內積攢了太多的熱量。

    云哲從籮筐里取出準備好的飯食,先給老虎大王倒了一盆清水,又把一塊冰涼的里脊肉放在另一個盤子里,小心的去掉了里脊肉上附著的經絡,見老虎大王開始舔舐喝水,這才將很多食物擺放在石桌上,又添了酒,三人就著酒開始吃飯,完全沒了剛才快樂的模樣。

    以前的時候,太宰就認為,臣子為君王死難是一種美德,事實上何愁有也是這樣認為的。

    他經歷了很多君王,以前的時候沒有死成,想陪著劉徹這個皇帝完成他最后的道德歸宿界定。

    結果,他很失望,于是就提前結束了自己漫長的等待。

    生死對他來說并不重要,活著的意義才是他需要考慮的事情。

    現在,他覺得沒有意義了,可以死了,就迅速的完成了這一過程。

    他相信云瑯會把他的身后事處理的很好,一定會幫助他完成他最后的遺愿,對此,他非常的肯定。

    霍光吃了幾口飯,就瞅著亂石堆積的一個通道對云瑯道:“師傅,打開那些亂石,是不是就能直達始皇帝的陵寢處?”

    云瑯搖搖頭道:“這條路已經徹底的毀滅了,我以前走過三個城關,才將太宰送到了始皇帝的陵寢前,一來一回,需要兩天時間,現在,被我給炸毀了,想要開通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里面壯觀嗎?”

    “前半段非常的壯觀,星辰,河流,山川,宮殿齊聚,后半段就顯得極為粗糙,秦二世顯然是不愿意在他父親的陵寢上多花費。”

    “這是一個不孝之子!”

    正在吃飯的云哲抬起頭沒頭沒尾的說了一句。

    云瑯放下手里的食物瞅著兒子道:“陵墓修建的越是豪華,越容易被盜墓賊侵擾。

    你看看橫亙在關中平原上的那些陵墓,最后一定難逃盜墓賊的毒手。”

    “要是用水泥呢?”

    霍光明顯的對不朽這個問題非常的感興趣。

    “能保存一千年吧!”

    霍光笑道:“加上山陵,機關保護,應該能維系更長時間,只要時間長了,人們就會忘記……”

    父子,師徒三人吃過飯之后,何愁有的尸體上包裹的泥漿也就逐漸凝固了,盡管還有些軟,拿來雕刻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云瑯,霍光,云哲三人的藝術造詣都不低,很快就用竹刀修整出來了外形,合力將這尊泥塑放在何愁有生前最喜歡站立的位置上。

    “三天后就能上顏料……”云瑯的聲音多少有些沙啞。

    “然后就要永久封閉這里?”云哲也有些傷感。

    “不僅僅如此,我們還要改變這里的山川地勢,正好,我們家正在修建,這不難辦到。”

    云瑯瞅著裝滿燃油的巨鼎道:“里面的火油不多了,填滿之后再封。”

    三人離開陵衛石窟的時候,天色已晚,站在這里能清楚地看到云氏燈火通明的工地。

    新修建的云氏遠超以前的云氏莊園,氣勢更加的宏偉,占地面積也更加的大,已經舍棄了大漢流行的木料建筑,只要是能用石材的地方,云氏盡量都在用石材,用不了石材的地方就用少量水泥代替,這再一次引領了一下關中建筑的風潮。

    這樣做對關中百姓是有利的,在太初元年,關中百姓在遭遇了旱災之后,又遭遇了蝗災,基本上,今年的收成已經不用指望了,人們只能通過做工,來賺取今年的口糧。

    關中并不缺糧,連年豐收,早就讓關中的糧庫裝滿了糧食,雖然遭受了兵災,糧庫這樣的重要地方,劉徹還是力保完整的。

    于是,在糧食充裕的情況下,以工代賑這種在大漢很新鮮的救災方式就已經出現了。

    關中百姓有一顆最強韌的心,埋葬了亡者,給家人隨便弄了一個居住之地,就加入了建設大軍。

    云氏給的糧食多,還給錢,招到的人手自然很多,為了加快進度,這些百姓日夜趕工。

    云氏的一座小山谷被填掉了,那道幽深清澈的泉水也徹底的被埋進了地下。

    云氏的管家們在這座新近被填平的山谷上種了很多的松樹,云瑯相信,不出五年,這里的地貌就會徹底改變。

    處理好了何愁有的后事之后,云瑯就再也沒有朝那座不存在的山谷看一眼。

    那里,埋葬的不僅僅是何愁有自己,還有云瑯的過往。

    云瑯說過不再理睬朝堂上的事情,他真的做到了……對這一點,劉徹非常的滿意。

    此次東巡泰山,他又一次完成了自己的官制改革,啟用年輕人,啟用寒門子弟,啟用沒有任何身份背景的士子。

    整個過程,沒有受到半點阻撓,不論是龐大的曹氏,還是云氏,霍氏,似乎都忘記了為自家子弟爭奪位置,固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如同咸魚一般的活著。

    只有在云瑯跟曹襄兩人喝酒的時候,云曹兩家似乎才活過來了。

    “夏侯靜的苦沒有白吃,自從董仲舒死后,陛下大肆啟用沒根基的年輕人,涼州士子,良家子占了老大的便宜,放眼大漢,也只有涼州那個地方沒有豪強。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不論梁凱如何阻攔,陛下還是用了大量的谷梁門徒。”

    云瑯喝了一口酒道:“這是陛下非此即彼的心態在作怪,對了,你家如何?”

    曹襄自嘲的一笑,拍拍胸口道:“連祖宗的姓氏都改掉了,這才勉強混了進去。

    說真的,阿信的實力膨脹的太快,我快要壓制不住了,我想把曹芳,曹睿托付給你。

    不希望他們如同孟大,孟二那般有出息,只希望他們兩個能平安的過一生。”

    云瑯在曹襄的手背上拍拍,輕聲道:“相信你的兒子,他不會拿自己兄弟尸體鋪路的,如果這樣做了,曹信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更是讓西北理工的顏面無存。”

    曹襄苦笑道:“我自信在我死之前,曹芳,曹睿一定可以快活的活下去。

    可是,當利害怕,她非常的害怕,自從她的公主頭銜被剝奪之后,她夜夜哭泣,年紀輕輕白發都出來了。

    夫妻一場,我不忍心讓她在驚懼中郁郁而亡。”

    云瑯笑了,喝了一杯酒之后指著曹襄道:“你就沒有想過我跟曹芳,曹睿親近,還是跟曹信親近?”

    曹襄難為的道:“自然是阿信!”

    云瑯攤攤手道:“那就是了,你覺得送到我這里最安穩,當利可不會這樣看,她只會覺得你把她的兩個孩子送進了虎口。”

    曹襄怵然一驚,馬上站起身道:“娘的,老子終于知道當利的心思了,這個臭女人整天就知道哭,就不知道把話說清楚。”

    云瑯揮揮手道:“她如今什么都不是,那里有往日那般長氣,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就快寫去辦。

    莫要說當利,就算是我,都覺得去病的人品更加的無可挑剔。”

    曹襄仰天大笑,很是痛快,看來曹信把他折磨的不輕。

    “我們一起去草原上騎馬如何?”

    云瑯大笑道:“正有此意!”
河南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