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超仙傳 > 正文 第1065章 冰陣
    白慕容舀了一勺冰沙,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最后只好放回碗里,簡化道:“其實那些周圍的九州修士是友也是敵。”

    大家還是朋友,說明對方在靈植修士被趕出九州大陸之前,九州修士就不會對他們紀元宗的弟子出手,大敵當前,恐怕那些九州隱修也沒有那個理由出手傷自己人的。

    然而,一但靈植修士這邊一消停下來,其他國界的九州修士肯定會把武器對準紀元宗的,不說別人,就是靈域國五宗都不會例外。

    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靈域國五宗若是拿不出報酬,相信其他國界的九州修士也是干看著不會出手的。

    “既然是朋友又為什么會變成敵人,是敵人肯定不會成為朋友的。”風寂一臉不解,問帝聽風道:“帝公子,白長老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為什么九州修士是朋友也是敵人,難道他們的敵人不是靈植修士嗎?

    那些靈植修士太壞了,居然連普通凡人也殺,實在是一丁點修真界的規矩都沒有,該狠狠地教訓他們一頓。

    帝聽風沒有解釋,只道:“風寂,等你想起來以后,就會明白了。”

    “現在不能說嗎?”風機理解不能,又有點著急,沒想到話到嘴邊居然自己問出來了。

    帝聽風搖頭,笑道:“不是不能說的事情,是我不想一次性說那么多話。”太廢口水,他還不如安靜的打坐發呆想道侶。

    和別人解釋什么的,最是浪費口水了,帝聽風一般喜歡用動作表示,讓他多解釋兩句就跟要他命似的。

    風寂見帝聽風不肯解釋,也就不問了,反正他以后想起來了就不會這么白癡了。

    且說靈植修士那邊,因自己的族人被九州修士殺的殺,廢的廢,靈植皇大怒,狂殺九州人,普通凡人也沒有逃過。

    附近湊熱鬧的九州修士多的是,可惜他們并不把那些普通凡人的性命放在心上

    反正那些普通人生命力也就百年左右,更何況,普通人十年之內起碼可以生十個八個孩子的,想要發展起來非常快的。

    別人不出面,紀元宗總不能眼睜睜看著靈域國的普通凡人被殺光吧!他們等不及帝聽風下令,由一個殿主帶著外出救那些普通凡人。

    帝聽風也被激怒了,他惱的不是靈植皇的小氣,氣的是那些九州修士的冷漠,見死不救偽君子。

    “你就是帝公子!”靈植皇雙眼跟冰渣似的冷冰冰的戳著帝聽風,一副長者的姿態傲視著對面的人。

    帝聽風沒有立即回答,他對殘暴的人都沒什么好臉色,靈植皇的臉同樣是蒙著的,看不清楚他本來面目。

    帝聽風猜不透此人是什么樣的境界,也不敢大意,縱然他有締靈在手,也不是這個人的對手。

    靈植皇和道不同是相同的氣息,不知他們靈植修士是不是重氣息還是重血脈,也不知靈植皇對現在的非凡是什么心情。

    “聽說吾兒已經拜你為師?”靈植皇雖然是在問問題,實際上卻已經肯定是自己的兒子的身份。

    帝聽風也不能一直裝啞巴,收回打量的眼睛,道:“不錯。”

    既然看不透此人的境界,帝聽風也不會強求,萬一真打不過,他還有續命不是,續命肯定是不會讓他就這么死了的。

    在說了,締靈也不是拿來看著的,他們倆的境界加起來總會比靈植皇厲害的,在不濟不是還有白少帝他們幫忙嘛!

    帝聽風可不興什么單打獨斗,也不講什么江湖道義,此人殺他九州那么多兒郎,本就罪該萬死,帝聽風才不會和人家講大道理呢!

    至于那些躲著打算撿漏的那些九州隱修,呵呵!帝聽風的便宜且是那么好沾的嗎?

    劍流沙雖然不能替九州修士出面,震懾一下那些想要搞小動作的九州修士還是可以的,更何況他還挺喜歡帝聽風那個小子的。

    這點小忙,他自然考慮都不帶一下就應下了,并且還承諾了,就是帝聽風戰死,他也會保護紀元宗不被其他九州修士瓜分。

    靈植皇對這個第一次敢直視自己的九州修士有點滿意,難怪他的兒子眼巴巴的求著人家拜師。

    靈植皇心里滿意之后,這才拿正眼看了帝聽風一眼,嘲笑般的笑了笑問道:“聽說你很厲害。”

    “廢話真多。”帝聽風似乎不滿的嘟囔一句,囂張道:“要打就打,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帝聽風才不會因為對方是他弟子的父親就收手的,就算他今天殺了靈植皇,非凡知道以后也不會怪他的。

    帝聽風懶得廢話,和締靈使了個眼色,締靈立即化作人形,一瞬間就把整個地盤凍結起來。

    外人走在地面是不方便的,除非自己人,這種地凍的方式還是冰魔無聊研究出來的,簡單的冰法攻擊硬是被他加持修改成了冰陣。

    外人看不見,帝聽風還是看得很清楚的,地面的冰一層扣一層的,炫紋也非常耀眼,締靈為了方便,特意把方圓一里之地的九州弟子全部丟飛出去。

    冰陣開啟之后,那些人反應過來就算想踏進一里之內的地盤都是沒辦法的,除非締靈愿意放人進來。

    靈植皇看得非常清楚,帝聽肩上的那個紫色靈獸跳到地上就變成人形,而且還分分鐘弄了個冰陣出來。

    且冰陣中心的九州修士全部都被她丟飛出陣外,至于靈植修士嘛!是死還是活可就不管她什么事了。

    靈植皇看著締靈的時候,眼睛閃閃發亮,就好像一頭守著獵物的獅子盯著兔子那般,帝聽風非常不喜別人覬覦自己的東西。

    雷獸瞬間出現在手心,帝聽風脫手而出,很快就拉開了戰斗距離,頭頂巨劍也直接朝靈植皇的方向砍了下去。

    就好像天邊拖著一個掃把的尾巴那樣,一里之外的人都看得見,可惜就是看不見冰陣內部的人。

    帝聽風一邊拉開距離,一邊開始出招,彩鳳和靈龜也接著出現在帝聽王眼前,雷獸更是大量的涌現出來。
河南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