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在東京當神仙 > 018 傲慢
    “你說錯了,我的母親只是黑川家的傭人,我和黑川家沒有半點關系。”

    黑川七夜深呼吸一口氣直言自己和黑川家沒有任何關系,誠然在被伊勢神宮甚至說不定背后有軍部授意的情況下,尋求黑川家庇護是最好的辦法。

    因為黑川久望伯爵作為陰陽師毫無疑問是擁有著能夠庇護他的能力,甚至黑川伯爵擁有現在的地位也確定不是當初諂媚當初的明治政權來的,所以也許來東京尋求黑川家的庇護,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可笑,黑川七夜感覺到內心里一股憤怒的情緒在胸口處燃燒,他來到帝都是為了復仇的,而不是為了尋求黑川伯爵的庇護。

    向黑川家尋求庇護,這樣也太小看他了吧。

    “是嗎?”賀茂道世不置可否地搖了搖頭。

    “如果沒什么事,請恕我告辭了。”黑川七夜放下自己的碗筷,一想到黑川家心中就驟然生出郁結氣,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飯已經吃不下去。

    伊勢神宮之所以會翻臉,恐怕不僅僅荒田神主的力量推動,恐怕其中已經將自己是黑川家之人的身份泄露了出去,想要從自己那里獲得溝通邪神的方法。

    正在吃肉的老和尚心念見著準備離開的黑川七夜放下自己的碗筷說道,“黑川施主,你知道老衲為什么想要收你為徒嗎?”

    黑川七夜剛起身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能夠和賀茂道世在一起吃飯的和尚肯定也不是簡單的僧人。

    “不知,大師!”

    “因為施主與佛有緣。”

    “何人不曾與佛有緣。”

    黑川七夜一聲反問,老和尚不由笑道,“你說我已經開始吃肉了,為何還不敢喝酒。”

    “因為底線,新買的鞋子大家都會在乎,不會使其落入泥潭中,然而一旦接觸到了贓污,反而會覺得已經臟了,會不斷突破下限,鞋子會變得更臟。正如佛法的修行也是如此,需要注意戒律和規范,不能違反就是絕對不能違反。因為由戒律產生定力,定力產生專注,由此產生智慧,這是修行的基礎和根本。”

    黑川七夜說到這里,看向老和尚滿是皺紋的臉嘆道,“食三凈肉恐怕對于大師來說是底線了吧。”

    島國佛教其實在明治廢佛運動復興后,戒律的執行就已經大打折扣了,然而在之前對于吃肉,不同的宗派對于吃肉問題就有嚴格的爭論,天臺宗的祖師最澄大師認為是可以吃三凈肉的,不過和尚們都是盡量不吃肉的,哪怕是三凈肉。

    自己沒有看見,沒有聽見,不是為自己所殺,這就是三凈肉。

    若是沒有戒律,就無法維持定力,沒有定力就無法產生專注,更無法獲得智慧,這是自我的修行,今天退一步,明天退兩步,后天退三步,接下來的日子必將是永無止境地后退。

    “很好,施主你很明白我為何堅持戒律的原因,只是我想不明白,施主為什么要放棄你的智慧!”

    “我的智慧,這從何說起。”

    “施主你是如此渴望力量,可是你為何不愿意追求自己的智慧,因為智力一詞是先有智慧才有力量,有智慧方才有力量,愚笨之人上哪里去尋求力量呢?”

    老和尚起身看向黑川七夜致意道,“當學生遇到學業上的問題苦苦思索而無所得回去請教老師,孩子遇到生活上的難題難以逾越尋求長輩也不是什么可恥的是。武士和公卿遇見難題也會求教于僧侶,你不要忘記和尚的梵文原意是老師。黑川施主,想要獲得屬于自己的智慧想要獲得力量,我說過你需要變得弱起來,向著他人求教、學習,放下你的傲慢。”

    黑川七夜黑著一張臉,老和尚仍然自顧自地說道,“現在的學生們自以為受過學校的教育,有些更是接受過高等教育,便自以為是,不再聽從父母的意見,認為自己擁有超越家里長輩的見識和智慧,超越我們這些老頭子的智慧,我們只會嘮叨,仿佛還生活在江戶時代。”

    “誠然,我們或許沒有黑川施主,您那樣擁有見識和知識,可是我們至少有智慧和經驗,為何您有這種自認為擁有的智慧和力量足以勝過我們甚至世人的想法。”

    賀茂道世輕笑著說道,“雖然隱藏得很深,但是黑川清隆先生,你的心里依然有著傲慢,不是對于黑川伯爵,而是對于我們居高臨下的傲慢。”

    黑川七夜微微失神,他以為這傲慢是出自于黑川清隆身上,可是面對心念和尚以及賀茂道世的質詢,一時間不由精神恍惚,這種傲慢甚至自己都沒有察覺到。

    身為現實中的人,對于祖父創造的小說人物,面對這些“土著”所帶來的傲慢。

    “我……”黑川七夜茫然地說道,可是不知道該說什么,看向賀茂道世和心念老和尚,突然間感受到了一股親切。

    恍惚間有種現實中面對自己祖父黑川清隆的感覺,不論是賀茂道世還是心念老和尚似乎都能從他們身上看見一點祖父的輪廓。

    “感謝大師的當頭棒喝!”

    黑川七夜向著老和尚恭敬鞠躬,原本屬于黑川清隆的意識感官消散了一大半,自己是黑川清隆,可也是黑川七夜。

    完全沉浸于黑川清隆的感情之中,不知不覺間甚至被同化,黑川七夜感到一陣后怕,他看向賀茂道世說道,“可以讓我叫你一聲爺爺嗎?”

    賀茂道世拿著扇子表情微微一愣,看著黑川七夜眼神中的尊敬讓他不知所措,這種依戀的感情是如此真實,小女孩涼子用手按住自己的手,臉上全是驚訝,這家伙難道要跟自己搶爺爺。

    “傲慢是不對的,因此我對于大師還有道世先生,只有尊敬,沒有輕視。”

    黑川七夜感受到祖父即便已經去世了,他的力量也是無所不在,他是幻想小說的作者,是這個世界的創世神,這個世界的邏輯和思維,甚至人物的對話和思想都來源于他的創造和三觀,可以說他們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祖父的分身,尤其是賀茂道世的話語中更是凝結著祖父的智慧,使其現在幫助了自己醒悟。

    “可是為什么要叫我爺爺!”賀茂道世臉上的表情頗為古怪,那是仿佛狐貍一般的笑臉。

    “尊敬長者永遠是有益,尤其是對方年齡還是智慧以及力量,品德和勇氣都在自己之上,想要從中學習并獲得甚至繼承這份力量,給予尊敬是必須的,將值得尊敬的人稱呼為老師,在沙俄則是尊稱為爸爸,因此對于您的幫助,我只是想這樣稱呼一下罷了。”

    黑川七夜嘴上說著,心里卻有點黯然,真實的原因是因為他只能從祖父清隆筆下的人物中才能尋找到他一點影子存在了,自己怎么能在自己祖父的智慧面前傲慢呢。

    黑川久望伯爵這么大一個靠山,自己為什么不去找他。

    “我說,黑川清隆先生,你叫我爺爺叫爺爺,你是在向我求婚嗎?”

    小女孩涼子突然間開口,頓時間場面一下子安靜下來了。
河南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