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在東京當神仙 > 012 祭主
    象征著皇室的菊花御紋的小汽車經過舊參宮街、松阪之后來到宮川河附近,汽車就緩緩停了下來,身穿白色禮服打扮得如同歐洲貴族的老婦人,在一旁黑色的管家帶領下緩緩前進,在她的身后還有著一個穿著同樣禮服,脖頸上掛著一串珍珠項鏈,頭頂上還戴著小王冠的少女。

    中世宮川河畔禁止騎馬,時至今日也毫不例外,這里只可以用步行的方式前往伊勢神宮。

    “和子,參拜神宮,根據自古以來的慣例,會先行參拜外宮豐受大神宮,先荒魂宮然后才是本宮。”

    老婦人拉著少女的手,用著言傳身教的方式解釋著,似乎感受到伊勢不一樣的氣氛,不由皺了皺眉頭,問道身旁的警察,“你們知道最近伊勢發生了什么嗎?”

    警察們面面相覷,然后便紛紛搖頭,“很抱歉,殿下,我們什么都不知道,待會是不是找神宮的人問一下。”

    “血腥和殺意啊!”老婦人臉色露出不悅的表情,這種血腥味讓她感到不安。

    十年前正是關東軍的士兵爆破了奉天(沈陽)北方柳柳條湖附近的鐵軌,以此和西邊的那位大國爆發武力沖突,決心興起滿洲事變的一年。

    雖然沒有正式宣戰,但是誰都知道戰爭其實已經開始了,從最初就不免擔驚受怕,說不定會變成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德意志帝國的覆轍,最后以德皇遜位的下場。

    到了現在國民們高呼萬歲,正洋洋得意偷襲了米國珍珠港,正為自己的勝利慶幸時,老婦人北白川房子則是更加擔憂了。

    米國已經開始對島國宣戰了,在她看來這已經是滅亡的征兆了。

    不僅皇室甚至整個國家都變的風雨飄搖,在這樣的時代除了感嘆自己的力量渺小,期待神靈庇佑不會出現最壞的結果之外,就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

    作為明治天皇的女兒,嫁入了北白川宮,可是因為戰爭,北白川宮也因此斷絕了。

    神官們站在一排正在迎接老婦人的到來,在伊勢神宮的人員構成是有三部分構成的,負責祭祀儀式的世襲神官們,擔任領導層負責管理運營的貴族公卿們,以及代表皇室權威的代表祭主。

    伊勢神宮大神官是伊勢神宮的行政負責人,現在擔任大宮司的是攝關家的三條公爵,然而在神宮的排列中最高位的卻始終是這位老婦人北白川房子,伊勢祭主。

    伊勢祭主的前身就是昔日代替天皇侍奉天照大神的未婚皇女,其名為齋宮或齋王,盡管明知維新后未曾恢復齋王制度,其齋王職權由伊勢祭主行駛。

    天照大神的齋宮另一個名字是天照大神杖代,從字面意思來看就是可以溝通、行使天照大神權柄之人,是伊勢神宮精神上的絕對權威。

    “我感到不安,是不是神宮會發生什么?或者已經發生了什么?”

    北白川房子詢問道,她作為祭主對于伊勢的一切都格外敏感。

    “殿下,我們之中有一位年輕的神官已經叛變了,他試圖盜走神道五部書,并且襲擊了度會家的人。”

    荒田神主臉色難看地說道,同時將手中的照片遞了過去。

    北白川房子接過照片,臉色頓時一變,十來具尸體其中甚至包括,荒田神主的妹妹,荒田結衣,她非常看好的小姑娘。

    “三條大宮司閣下怎么說?”

    北白川房子疑問道,雖然作為祭主,但是她并不常在伊勢,神宮的最高負責人利用應該是大宮司。

    “三條大宮司說應該聯系警方報警,這是刑事案件,警方理應配合。”

    荒田神主臉色難看地說道,另一百年的度會神主同樣臉色難看,一個死了妹妹,另一個死了兒子,偏偏還沒有辦法找黑川清隆算賬。

    在神社上班和在公司上班是完全不一樣的,至少三條大神官就非常不適應,在東京他是政府的官員,每天按時上班,事情都是按五分鐘、十分鐘為單位計算的,而在神宮即便是大神官也得忙活于各項神事。

    因為歷史悠久,神明眾多,所以對于大宮司來說每天都是特別并且重要的日子,盡管不需要做任何事,只需要齋戒沐浴和準備祭祀的工作,但實際上是不做任何事的,就算是僅僅將貢品獻給神靈,也必須按照祭祀的儀式,無論嚴寒酷暑做屈膝端坐一小時,并且重復站起,坐下的規矩禮法,更別提其他復雜的神事活動。

    這也是世襲神官無法被取代的原因,試想一下神宮的儀式甚至一半都要在夜間舉行,經常做各種準備儀式,若是遇到大祭還會精心準備兩三天,剛上任的三條大宮司已經將全部精力放在神事禮儀上了,壓根就沒有空管這么多。

    荒田神主和度會神主也是同樣如此,只有他們才有資格主持內宮和外宮的祭祀,就算要離開也得找合適的人代替。

    只有將簡單的東西復雜化,這樣才有專業人士的活路,也只有這繁復并且幾乎不為人知的儀式才能造就出莊重感和神圣感,才能作為神圣的表率。

    “那么我應該尊重大宮司的方案。”

    北白川房子說完,荒田神主和度會神主臉色大變,連忙說道,“殿下,求您為我們討回公道啊。”

    伊勢負責祭祀的神官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閉居祈禱,想要對黑川清隆出手,就必須借助伊勢神宮暗中的力量,而這力量他們是指揮不動的。

    “至少以您的名義,斷絕黑川清隆和天照大神在法術上的聯系,您是祭主,是能辦到這件事的。”

    度會神主說道,這是所有修行伊勢神道尊奉伊勢眾神無法避免的,力量來自于天照大神,就自然會被天照大神的齋宮所斷絕。

    “然后呢?”北白川房子冷笑,她并不愚蠢。

    神道界的斗爭絲毫不比政治界的殘酷斗爭差到哪里去,她從沒有高高在上俯瞰這些祭祀的神官們,自然也知道更多內幕。

    荒田神主悄悄來到北白川房子的耳邊輕輕說了一些什么,原本冷笑的祭主筍尖變了臉色,“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我愿意祝你們一臂之力,只是我只是普通人,真的能做到斷絕對方的法術。”

    “您代表著神明啊!”荒田神主肯定地說道。

    *

    年幼時生活的苦難,貫穿著整個童年,少年時為了生存努力的艱苦修行,以及在伊勢神宮內被歧視的辛酸,現在的戰斗和背叛,黑川清隆的記憶在他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明明只是看電影一般的過程,明明不是自己的記憶,明明和他沒有半點關系,明明他并不擁有這份感情。

    可是努力、奮斗、磨練,辛酸卻是那樣真實,身體里正在沸騰的血液似乎正象征著他所遭遇到的絕望和不公,仿佛他就是真正的黑川清隆。

    不,自己就是黑川清隆。

    黑川七夜心里剛這樣想,突然間,一股雖然微弱,但是卻非常純粹的力量在他的身體里快速流動,原本的傷勢都在快速治愈,毫無疑問這是黑川清隆的力量,當他認可自己的身份時,身體里的力量就會開始復蘇和活躍。

    當然最重要的是自己必須承擔黑川清隆的意志,以他的身份行走。

    已經無法使用法術了,對于伊勢神宮修行的法術,必須得信仰神明才行,尤其是對于荒田氏的神官而言,必須堅定不移地信仰著天照大神。

    這一點十分要命,黑川清隆的劍術固然值得稱贊,可是現在已經不是以劍術爭長短的中世、近世了,再厲害的劍豪也敵不上一顆子彈,沒有法術的自己就如同不穿盔甲上陣的武士,這一點十分要命。

    溫順的力量在流動著,黑川七夜可以感受到它的存在,力量并沒有消失,可是卻無法使用法術,盡管某些單純,威力不大的法術不影響正常使用,可是絕大部分法術都必須信仰神明,因為神官的力量來源是來自于神明。

    只要自己信仰著神明,按理來說自己的力量根本就不會削弱,難道說他們請動了祭主的干涉嗎?

    額頭不由冒著冷汗,這是最壞也是最合理的想法了。

    他修行著伊勢神道,這并非是一家一姓的專利,事實上所有伊勢神宮的神官和巫女都用著伊勢神道的修行體系進行修行,哪怕這是外宮神官度會家在鐮倉時代創立的,度會家也積極將伊勢的神道修行方式推廣全國神社,只是效果不佳,可是卻無法否認伊勢神道的精妙和地位。

    黑川七夜對于神明并沒有多大的虔誠心,可是如果為了力量卻也愿意獻出信仰,因此神明不可能因為他對于度會家和荒田家的背叛,就讓他無法再使用法術。

    雖然神明不可能斷絕和他的聯系,可是在伊勢神宮有一個人卻可以輕易斷絕他的聯系,因此如果對方真的插手了,那么自己就要想辦法了。

    難道轉修陰陽道,可是陰陽道的諸多體系也充滿了神祇祭祀的儀式,同樣需要信仰,不洗干凈自己身上的力量,很難被陰陽道接受,現在的陰陽道也已經撲街了,重新開始并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尤其是對于現在危機四伏的自己。

    “那么,看來只能這樣了。”

    黑川七夜拾起從度會家少主那里搶過來的修行秘籍,向著東京方向飄然離去。
河南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