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在東京當神仙 > 010 初臨
    城市的荒郊處有著大片的農田,隔壁就是一片樹林,青翠的山坡上,有著各種蔥綠的樹木,只是十來具尸體流淌著的鮮血早已經將地面染成紅色。

    濃郁、寂靜的氣息充斥著森林,即便是這里剛才充斥著戰斗過的痕跡,卻也沒有破壞林中的這份安詳。

    突然間,原本應該倒在地上的身體動了動,艱難地抬起頭,迷茫地環視著周圍,這里究竟是在哪里?

    胸口正在流血,手下意識的按在胸口處,輕易地感受到那撕心裂肺般地疼痛,他勉強站起身卻因為劇烈的疼痛半跪起來。

    武士、神官、陰陽師還有身穿僧袍的法師,十數人全被斬殺,腦海里的最后記憶告訴他,殺掉他們的人正是自己。

    自己不是被卡車司機撞上了嗎?

    自己不是應該出現在醫院里嗎?

    晴海姐她會怎么樣,為什么我會在這里。

    少年想著,一本書直接掉了下來,砸在地上,他撿起落在地上的書,翻開封面除了名字留了下來,其余的文字全被鮮血給污穢了,根本看不清里面究竟寫的是什么?

    “這里究竟是哪里,難道我自己又穿越了?這次還是一名殺人犯。”

    少年忍不住自言自語地苦笑著說道,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逐漸地變得冰冷,生命力正在流失,如果不能趕緊送醫院進行手術的話,恐怕自己就很快就會死。

    剛穿越就死,這可真是一場喜劇,說不定是上天給他的一場惡作劇。

    自己可沒有自己跑去醫院的能力,難道是自己的夢境。

    “清隆君,你竟然還沒有死,真是讓人意外啊!”

    苦笑的聲音在耳邊傳來,那聲音太過于微弱,如果不注意聽的話,大概根本就無法注意,然而對于少年來說,這聲音是如此刺耳。

    “是啊,我還活著,至少我還有要死的地步。”

    少年輕笑地說著,似乎根本就沒有被嚇到,理所當然地說著。

    “是啊,畢竟你是被我父親最為中意的弟子。”

    身穿白衣緋褲的巫女躺在地上,艱難地說著話,盡管聲音是如此微弱,甚至身上還帶著鮮血,卻依然使出所有力氣力圖爬起來。

    少年此時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剛才那番話并不是出于他的意志說的,仿佛自然而然就說出了那番話,剛雙方的談話來看雙方明顯是熟人,甚至還有可能是同門師兄妹的關系,因為盡管不清楚自己身體的年齡,可是面前的巫女看上去只是15歲左右的少女,說不定連高中高中生都不是,只是一位國中生。

    “你叫我什么?”

    少年震撼地說道,盡管對于穿越還摸不著頭腦,可是清隆這個名字對于他而言實在是太耳熟能詳了,這是自己祖父的名字,某種不敢肯定的猜測浮現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黑川清隆君,你還想我叫你什么,殺掉我的未婚夫,想要帶我離開神宮。沒想到荒木宮司派遣的人手反而全部被你殺了。”

    少女口中溢出鮮血,臉上的表情始終帶著凄涼,可是卻帶著笑意。

    猜測被瞬間證實了,自己現在的身份居然是自己的祖父黑川清隆,可是在自己的印象中,自己的祖父終究只是文弱書生,像這樣直接殺掉十數人的戰績并不可能存在于現實中。

    少年翻開書,書名寫著《稻荷神之子》,這是祖父曾經撰寫的中篇小說之一,是屬于《黑川清隆文集》的一部分,在他穿越前已經發現了小說中的主角全部是黑川清隆的名字。

    “神宮是伊勢神宮嗎?”

    少年熟練地取出自己的劍來到少女的面前,疑惑地問道。

    神宮是伊勢神宮的專用號,不許一般神社使用,就算是有資格使用神宮號的神社,也必須加上前綴。

    在整個國家體制中,伊勢神宮是超然于神社社格之上的“至高至貴”神社,享有特殊的地位和待遇,自明治以來,天皇即位會參拜,神宮財產屬于國家,費用由國庫負擔,神官的神職人員叫神官,同樣屬于天皇的官吏,還可以向全國無限制頒發神符。

    “清隆君,你還真是愛開玩笑,這個國家還會有別的神宮存在嗎?”

    “是啊,不會有別的神社簡稱為神宮了。”

    少年輕笑,凝視著少女嬌艷得如同櫻花般的臉,即便是這份虛弱感已經展現無遺,已經快要奄奄一息,她依然是如此美麗,明媚的眸子是如此清澈,面對自己即將到來的死亡也無絲毫恐懼。

    少年伸出手觸摸少女嬌嫩細膩的臉蛋,然后向下移動便來到她的脖頸處,白皙的肌膚是如此美麗,如同剛剝開的煮熟雞蛋一般。

    “為什么要這樣做?要背叛我,之前的戰斗你毫無掩飾的殺意,即便現在也無憐愛之情。”

    少女感覺到難以言喻的悲傷,對于這次行動她沒有后悔,有的只是無限的遺憾。

    黑川七夜看著自己的書消失了,對于故事他并不知道劇情,也不明白黑川清隆或者自己與這位少女有著這樣的愛恨情仇。

    “因為我想要活下去,我不想死,我還有想要做的事,我想去復仇,至于你結衣,你不正是選擇了你的父親,你的家族了嗎?”

    終究是理不清的愛恨情仇,黑川七夜的身體無意識地行動著,絲毫沒有抗拒,從兜里掏出一個小瓶子,打開瓶塞將白色的液體直接倒進她的嘴里。

    “我最喜歡的人始終是你,清隆君。”

    少女明白了自己的命運,溫柔地笑著張開了自己的嘴,任由液體倒進口中,頭落在地上,頭發已經凌亂,笑容始終未曾改變,生命的最后一抹氣息消失,可即便如此她也是如此美麗。

    “我知道了。”

    黑川七夜平靜地說著,接受了少女的這份愛意,看著她平靜地倒在自己懷里,以一種體面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對方的靈力和天賦不在自己之下,之所以被發現,也完全是因為那份靈視,如果想要活下去,逃過接下來的追殺,無論如何都不能放過她。

    一陣風吹過,他感覺到自己的眼睛有些濕潤,說不清楚究竟是為面前的少女,還是為自己而流淚。

    腦海里的記憶一股腦地涌現出來,黑川七夜抱著自己的頭感到痛不欲生,這些都是黑川清隆的記憶。
河南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