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在東京當神仙 > 008 破壞相親
    新田慶平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的“未婚妻”佐倉晴海被一名少年給直接拉了出去,而怪異的是佐倉晴海居然并沒有反對,任由他牽著自己的手離開。

    這一點讓新田慶平感到難堪,或許唯一值得寬慰的是搶走自己未婚妻的是其弟弟,而不是情敵搶走,不然的話真是感覺到丟人,甚至恥辱了。

    “晴海將來不僅會是新田家的至寶,現在也是佐倉家的至寶,這份至寶會給新田家和我帶來榮耀,因此當佐倉家的人,尤其是晴海的弟弟對于我心存疑慮時,我首先應該做的是贏得對方的認可,讓他安心地將至寶交付于我。”

    新田慶平微笑地站起身緩解目前場景的尷尬,向著佐倉哲也和媒人吉井太太鞠躬致謝,“訂婚的時機或許還不成熟,可是相親還是很圓滿的,我先行離開。”

    新田慶平說完轉身離去后,吉井太太注意到那份平靜目光下的不滿,直接將祝儀扇子砸在桌上,臉色鐵青,“佐倉老師,你們實在是太失禮,在準備訂婚的時候,當眾搶走未婚妻,就是你們的作風。”

    原本用在祝賀儀式上表示繁榮、吉利的祝儀扇子被直接折成兩端,吉井太太站起身來質問道,“你這是瞧不上我吉井家嗎?”

    “完全沒有這個意思?吉井太太。”宮崎凜子連忙道歉,否認道。

    作為媒人的吉井太太,不僅是霞會館的正式成員,同時也是東京紅十字會的副會長,同時還有若干頭銜,是上流社會的名媛。

    盡管新田老師未曾表示出任何不滿,可是吉井太太依然感覺到自己和自己的家族都遭遇到佐倉家的輕慢,更關鍵的是今天這件事傳出去,她就會成為整個上流社會的笑柄。

    宮崎凜子誠惶誠恐,恨不得直接將佐倉晴海給綁回來,然后再給黑川七夜一耳光,這種只顧自己心意,完全忽視自己家族的小魂淡,就知道得罪不該得罪的人。

    不論是新田家還是吉井太太,都不是佐倉家可以輕易得罪的對象。

    吉井太太所在的吉井家,是江戶時代的大名,雖然只是大名最低標準的一萬石,但是家格卻相當于高家,即便是明治維新之后也以子爵華族的身份在貴族圈擁有一席之地,她的哥哥是島國輪船公司的經理,妹妹是某位議員的丈夫,世代不是與一流的企業家就是與政治家結親,甚至真要上溯歷史的話還和皇室有著親戚關系。

    吉井太太不見得有多么富有,論權勢比不了政治名門,論財富也比上財富和企業家們,為了恰飯也不為了擴大人脈,也得充當媒人這份工作,可是家族古老的歷史以及傳承下來的榮光還有歷史上的功績,讓她面對平民擁有著足夠的優越感。

    毫無疑問,佐倉家就是平民。

    “放開我,你知不知道,你的行為讓我很難堪。”

    佐倉晴海掙脫自己弟弟的手直接照著原路返回大廳,黑川七夜追了上去,此時大廳里氣氛有些緊張,新田慶平早就已經不見了蹤影。

    “晴海小姐,請你給我一個解釋!”

    “很抱歉,吉井太太,我完全沒有想到我的弟弟會來到這里。”

    面對吉井太太的追問,佐倉晴海低下頭表示著歉意,然而即便是誠懇的道歉,吉井太太依然并不滿意,“顯然,這是你們的問題,而不是我們的問題,今天在相親的地方求婚,馬上就可以準備訂婚,這是我們早就已經談好了的,你們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還是說根本就是在戲弄我,晴海小姐,馬上向新田老師打電話,求的他的諒解,接受他的訂婚戒指。”

    吉井太太將戒指遞了過來,想要讓晴海直接戴上,晴海接過戒指盒就要戴上時,直接被黑川七夜搶了過來,放在桌上說道,“違背我姐姐意愿的婚姻,又怎能受到我和家人的祝福,這樣的婚姻是沒有神靈庇佑的,它無效而且非法。”

    “七夜,不要再說了,這里沒有你說話的份,這是我結婚,不是你。”

    佐倉晴海看著自己弟弟真誠的語氣,內心感動卻也很尷尬,轉過頭壓低自己的聲音吼道,“別搗亂了,好嗎?求您了。”

    晴海的語氣充滿著可憐,就像是哀求主人的小狗,請求主人的原諒。

    “黑川先生,這是你姐姐的婚姻,你應該尊重你的姐姐。”吉井太太怒喝。

    “我非常尊重我的姐姐,不尊重晴海的只是你們,你們就是想要將我的姐姐當作商品一樣販賣掉,對于我而言,我的姐姐是無價之寶,對于我而言她比寺廟里的神佛更加神圣,我無法答應你們做這種事。”

    黑川七夜拼命地反駁道,將自己的不滿和自己怨氣統統發泄了出來,甚至即便是值得叔叔阿姨也是毫不例外。

    “七夜,別說了。”晴海既高興又難過,在這一瞬間竟然產生想要直接和七夜回家的念頭,可是一想到現實又不覺得壓抑,自己不可能不顧慮自己的家庭。

    “我可是媒人,你居然把我說成販賣商店的小販。”

    “小販的風評無疑遭受到了迫害,因為你的行為根本就是人販子。”

    “可惡,小鬼,你究竟在跟誰這樣說話,你知不知道我的丈夫是誰,我的父親和我的哥哥是誰,以及我的妹夫是誰,我可是子爵小姐啊,我……”

    “你的丈夫、父親、兄長以及妹夫既然這樣厲害,你讓他們過來和我對話啊,他人的才能,和你什么關系?除了血緣、親緣之外,我不覺得有什么相似的。”

    吉井太太拍著自己的胸口,快被氣得吐血,這個小鬼實在是太可惡了,居然這樣諷刺身為貴族的她,惱怒地說道,“你這個庶民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貴族。”

    “那什么是貴族,因為血統、地位、財產還是功績,你受到的尊重僅僅是因為你的先祖,而你先祖受到尊重是因為自身的功績,而你憑什么要讓我因為你先祖的功績來尊重你。”

    黑川七夜嗤笑,遠處的春日美熏向著他豎了一個大拇指,表示滿意。

    太帥氣了,有沒有,簡直就是太帥氣了!!

    居然敢無視門第的差距,直接呵斥大人,似乎是少女漫畫中,窮小子面對富家千金爸爸的橋段。

    為了自己的心上人,不惜與龐大的舊權威對抗。
河南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