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在東京當神仙 > 002 六壬式盤
    “聽說了嗎,今年的學妹們真是意外的可愛,我們班上據說還會有可愛的轉學生。”

    “是啊,一個個質量都很高,都是可愛的美少女,黑川,你說我們班新來的轉學生會是怎樣可愛的女孩子。”

    黑川七夜手里拿著一本書聽著班上同學的議論,似乎想要將他拉入話題之中,將書合上冷淡地回了一句,“怎樣都無所謂吧,我并不在意。”

    “什么啊,我還以為黑川你會有什么獨特的情報。”

    男生們露出遺憾的表情,黑川七夜重新拿起書直言道,“如果我真有情報的話,作為競爭對手我是不可能給你們的,我不知道情報我也沒辦法給你,因此不管我知不知道,你們都無法從我這里得到情報。”

    男生們面面相覷,盡管是事實,可是說出來的話就實在是太殘酷了吧。

    黑川七夜不再理會自己的同學們,專心致志地看書,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自己考東大。

    黑川七夜是日國的高中生,陰陽師,也是曾經的穿越者,接下來可能還要成為流浪漢。

    黑川七夜的祖父黑川清隆是有名的小說家,只是他所撰寫的小說總是神話中的天神,史詩傳說中的英雄以及幽靈、妖怪這些世人所看不見的東西。

    祖父總是執著于這些虛幻的東西,然而七夜卻愿意相信他,或許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著這些存在。

    黑川七夜一直堅信著妖怪幽靈之類的事物是存在的,不僅僅因為自己的祖父黑川清隆是小說家,是大文豪,是研究妖怪、陰陽道、神道、密教的民俗學者,根據古代的傳承,黑川家古代就是陰陽師。

    因此黑川七夜理所當然的也是陰陽師,祖父黑川清隆在生前以小說家活動時也經常以陰陽師的名義接受達官顯貴的委托。

    其實陰陽術是否真的存在,黑川七夜自己心里是存在疑惑的,若不是自己是穿越者的身份,否則他也不會去探索陰陽道是否存在。

    當今的陰陽道早就被明治維新時期廢佛運動的余波中被消滅,就算是陰陽道之首,大陰陽師安培晴明的后人土御門家也失去了陰陽師這份工作,現在的陰陽道更多是并入了神道教才得以幸存下來。

    日國并沒有真正的陰陽師,現代有打著陰陽師招牌的人出現,不過也只是騙人錢財罷了,真正的陰陽師只存在動漫、影視劇和小說之中。

    這是祖父黑川清隆曾經對黑川七夜說過的話,黑川七夜回味著祖父當時說話的語氣,總覺得那番話充滿了曖昧。

    “黑川,快點給我們轉學生的資料吧,真的是非常好奇!”

    男生糾纏著黑川七夜,好奇真的是非常好奇,已經有人在議論的轉學生真的是十分可愛的女孩,現在轉學生又會來到自己的班上,簡直就是一塊肉掉進了狼群,必然會引得群狼爭奪。

    “春日星花。”

    “這么快,不占卜你都知道名字嗎?”

    “我沒占卜啊,因為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嗎?”

    黑川七夜指著黑板上的四個漢字,拍了拍對方的肩膀,上面正好寫著女生的名字。

    春日星花站在講臺上做著自我介紹,只是剛鞠躬就看見了坐在教室里的那位奇怪的少年,稍微有些驚訝,沒想到對方也在同一個班級,不由感覺世界似乎有些小。

    按照老師的安排將書包放在自己的座位上,凝視著對方然后默不作聲,奉行姐姐的教誨不要多管閑事。

    黑川七夜注意到對方凝視自己的目光,想到了在勸阻自己倒盒飯的女孩和那位在食堂坐在一起吃飯的女孩,兩人的相貌出乎意外地相似,不用想都能知道,自己估計遇到了雙胞胎。

    *

    “改變的契機究竟在什么地方啊!”

    黑川七夜看著自己六壬式盤上的占卜結果,六壬式盤中的天盤緩緩地轉動,將自己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北斗七星的勺柄正對著十二神將的青龍,結合星宿和天干的組合,無疑是表示著喜慶之事。

    六壬式盤上十二神將一直表示著的是財帛谷米喜慶之事,從占卜上的效果來看這是一件吉簽,可是卻并非他想要的占卜。

    將六壬式盤收好,黑川七夜這才忍住砸掉六壬式盤的結果,每一次都是青龍,每一次都是青龍,難道這個喜慶就是這樣不可避免嗎?

    “是六壬式盤,活生生的六壬式盤!”驚訝的聲音傳來。

    黑川七夜警惕地看著面前的美少女春日星花問道,“你怎么還沒有回家,現在不都是已經放學了嗎?”

    “因為有東西忘記拿了,所以回教室一趟,黑川七夜同學對吧,你剛才擺弄的是六壬式盤吧。”星花的聲音帶著欣喜。

    “你認識這東西。”黑川七夜語氣中帶著警惕。

    “這真的是六壬式盤,好神奇,這還是第一次在電影以外的場景見到,黑川同學家里是陰陽師,能給我看看嗎?”

    “現在這個時代哪來的陰陽師。”

    雖然有些覺得面前的女孩實在是太過于自來熟了,但是黑川七夜只能無奈敷衍道,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就如同自己祖父清隆那樣說話極為曖昧。

    “沒有陰陽師嗎?”星花露出詫異的表情。

    “明治維新后,有一場滅佛運動,佛教變為非法,僧侶們被強制還俗,陰陽道也被波及,被強制取締,就算是身為皇室御用的陰陽師土御門晴榮也因此成為末代陰陽師,現在的陰陽道已經并入神道教了,不存在真正的陰陽師。”

    黑川七夜解釋完,見著春日星花眼里閃爍著的光芒意識到了問題,自己簡直就是不打自招。

    面前的女孩看起來清純可愛,實際上充滿了心機,一直在誘導自己的說法,從一見面就覺得不對,誰會說教的時候搬出神靈來。

    “土御門晴榮是誰?”

    “安培家的后人,安培晴明后人被賜姓土御門,他是最后一代的陰陽師,自從他之后,陰陽道就被毀滅了。”

    “你的占卜很靈驗嗎?能不能為我占卜下?”春日星花用手摸著六壬式盤高興地說著。

    “少動我的東西,別亂摸。”黑川七夜雖然因為占卜結果數次一樣,有砸了六壬式盤的沖動,但是他還沒有失去理智,六壬式盤作為陰陽師最重要的占卜道具,可是非常重要的。

    “慢著,占卜結果變了,是騰蛇!”

    黑川七夜抬起頭凝視著春日星花,面前的少女居然讓他許多不曾改變的占卜改變了結果。

    騰蛇五行中代表火神,是有名的兇將,代表著怪異,可是和當前結合當前的征兆,這是吉。

    “你究竟是什么?”黑川七夜問道。

    “黑川同學,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別用這么可怕的眼神看我,我只是剛看了小說,對于陰陽師很好奇罷了。”

    春日星花渾身一震,從隨身的包里掏出一本書用力抓緊擺在面前,上面的書名正好寫著《黑川清隆文集》。

    “不介意將你的書借給我看看吧。”

    “哈!”

    黑川七夜在春日星花驚訝的表情中拿走書,只留下對方一個人愣愣地看著對方離開,“真是一個奇怪的人。”
河南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