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能通過拾取變強 > 第十五章 碎土怪譎
    站在樓下躊躇一番后,鐘玉琳決定還是上去和王藤說一說剛才只是下意識的反應,稍微道歉一下就好了,畢竟以后就是同事了,得互相諒解嘛。

    想著,鐘玉琳轉身上了樓。

    王藤和陳剛一行四人窩在客廳電視面前,陳剛面前放著一臺筆記本電腦,通過外接連接上了電視。

    看著電視中的激烈搏斗,那叫一個驚心動魄,王藤捏著下巴沉思。

    “唔,這種攻擊方式難度很高啊!”

    陳剛興致勃勃:“是吧,這可是我特別推薦的一部,女主聽說從小跳舞,身體柔韌性厲害的很!”

    吳賢連連點頭:“是啊,男的也很勢均力敵,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分勝負。”

    大門突然被推開,鐘玉琳臉頰微紅的看著王藤。

    “王藤,剛才的事情不好意思,我只是下意識的動作,實在對不起,我在下面想了一下,嚴格說來你還是個大男生,看這種東西……”

    鐘玉琳話語戛然而止,目光飄到了電視上。

    “啊啊!!!”

    她尖叫一聲,手里抱著的課本奮力的朝四人丟了過去,自己噔噔噔逃也似的離去。

    王藤神色僵硬,精準捏住迎面而來的一支中性筆,神色憂桑的看向窗外,無視陳剛幾人的痛呼。

    人生一片灰暗,他的名聲徹底被毀了。

    看樣子還是只將目光放在這些被封鎖的瀚土中才是正業啊!

    王藤站起身,面不改色的將光盤從筆記本中退了出來,悄然藏在懷里后,義正言辭的看著三人。

    “對不起了各位,接下來我來收拾就好了,你們先回去吧,等有空我再請你們吃飯!”

    無視幾人抗議,王藤強硬的將眾人趕出去后,這才認認真真收拾了一番,等到屋子弄完,已經臨近黃昏傍晚。

    去食堂胡吃海喝一頓后,王藤并沒有回家,回到了自己的單身宿舍。

    進了房將門緩緩關上之后,王藤站在玄關默默地注視著碎土上那名早已沒了生命氣息的女戰士。

    這名披甲女戰士身上所穿的盔甲相當華麗,一身銀色盔甲將身體包裹,戰靴,護腿,護肩,遠要比王藤之前所遇的力士身上的盔甲好看且堅固。

    然而這套盔甲上卻歷經戰斗痕跡,到處是裂紋與破碎的口子,觸目驚心。

    管中窺豹,足以說明這名模樣堪稱絕代風華的女子到底遭遇了多么恐怖的戰斗,最后竟被人一記長矛釘死在這碎土之上。

    女子神態兇厲,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同歸于盡的氣息,手中緊捏著的斷劍上沾染著血跡,殷紅無比,似乎才剛剛留下。

    就只是站在外面默默關注,王藤亦是心神震動,難以自持。

    這個被歲月淹沒的年代中,發生了怎樣的大恐怖,瀚土中所呈現的駭人畫面到底遭遇了什么樣的敵人。

    要不要上去看一看。

    王藤深吸口氣,當然要上去看一看,雖然隨著心念,碎土上的一切會隱沒虛空,化為半透明存在,但所住的地方有一具尸體相伴,想想都不自在,盡管對方的空間并不與現實相接處,可是也瘆得慌。

    捏了捏拳頭,肌肉一脹一緊,每根肌肉同時做功之下,所傳來的澎湃力量給予了王藤極大的安全感。

    心念一動,腳步微微一躍,人已踏入碎土,消失在現實之中,整塊碎土長約兩百米,寬五十米左右,邊緣呈不規則的痕跡,似乎是被某種力量隨意撕裂。

    王藤站立在碎土邊緣,渾身緊繃,神色警惕打量著碎土中的一切,沒有任何草木,完全就是干巴巴的黑土,伴隨著嶙峋石塊。

    他半晌沒有行動,主要是那名披甲女子所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他感覺心中瘆得慌。

    不甘,怨恨,還有滔天戰意。

    如此絕代風華的女子竟然死在一塊碎土中,令人唏噓。

    “說真的,放出去絕對美貌天下第一。”

    王藤低聲咕噥,這可比網絡上的美女要真是得多,那什么明星和其相比只能說是黯然失色,顏面羞愧逃走。

    要掏嗎?

    當然要掏了!

    王藤搓了搓手,鄭重其事地朝這名女子拜了拜。

    “這位前輩,雖然不知道你身前經歷了什么,但人死之后入土為安,我還是幫你收收尸體,入土埋葬吧!”

    嘴里默默念叨著義正言辭的話語,王藤神色有些興奮地小心翼翼上前。

    這些人身前擁有超凡力量,怎么小心都不為過,誰知道他們會布置什么手段。

    一直進了披甲女子身前兩米不到的范圍內依舊沒有任何事情發生,心神一直緊繃的王藤這才略微回落了一下心中的緊張。

    不知道這一次會拾取什么呢。

    王藤伸出手,慢慢摸向女子,就要觸及的瞬間,一股寒意從尾椎骨直往天靈蓋冒,身后陡然冒出極寒之意,幾如針刺,隨即陰風大作,似要冰凍身體。

    他神色微變,不敢遲疑半分,身子一側,一個懶驢打滾直接撲出去極遠距離。

    單手微微一撐,身子在半空一番,雙腳在地面推著兩道痕跡翻身站定在碎土邊緣驚疑不定地看著前方突然冒出來的人。

    細細一看,這哪里是個人,雙目如黑洞幽幽,披頭散發,身上穿著破爛的甲胄,整個人離地三寸飄蕩著身上血跡斑斑,手中拎著一柄殘劍,那黑洞洞的眼眶,就這么幽幽地注視著,幽幽地注視著王藤。

    王藤心中一突,面色緊繃,心臟中咚咚咚地不斷激烈響起。

    這什么東西?是人是鬼,所謂的怪譎?

    第一次遭遇這種詭異王藤只感覺自己呼吸都有些不暢,說真的,要不是仗著自己有一把子力氣,早就連滾帶爬的出碎土當中,沒看到他現在就站立在碎土邊緣,只要情況一不對,王藤當機立斷就跑出去。

    他深吸口氣,勉強將心中震動壓下,趁著對方面有任何舉動時調勻呼吸,只要有所異動,那么他能瞬間爆發體內氣血,打出自己最強的力量。

    如果真的是所謂的鬼,都說怕人氣血,只要氣血一壯,怪譎猶如春雪消融根本不敢接近。

    小說上是這樣講的,不知道現實里面是不是真的,但《不動金剛身》乃是堂皇正大之道,拳腳間剛猛無鑄,宏大威嚴,充滿正氣。

    
河南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