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鑒寶直播間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惡客上門
    巫馬川的老媽越看胡楊越順眼,要是有個女兒,估計都要推銷女兒了。這么好的一個男人,可惜,要便宜其他家的姑娘了。

    胡楊要是知道她這番想法,恐怕要狂汗。

    就在這時候,忽然有人敲門進來,似乎是熟人。但謝云婷等人聽到聲音,臉上就露出不高興的表情。

    “哈哈!在外面沒看見你們擺攤,我就知道都在家。”一個赤著胳膊的男人領先進來,

    后面跟著一個老學究一樣的中年人,看了眼這家的環境,似乎有點反感,強忍惡心感進來一樣。

    “你來干嘛?”謝云婷很不客氣地質問道。

    胡楊觀察進來的兩個人,見巫馬川脾氣那么好的一家人都不喜歡,可見來者是惡客,可以說是惡客上門。

    “弟妹,別這么說嘛!都是親里親戚的。我這不是幫你們家嗎?”赤著胳膊的男人笑道,自來熟一樣,看見凳子就坐,然后不客氣地拿起果盤上的一個蘋果,便啃了一口。

    直播間的朋友們一看,都很不喜歡這種人,完全沒有自知之明,非常惹人厭。

    “我家要是有這種人進來,直接一個掃把過去,媽的!”

    “真是什么人都有,太不要臉了。”

    ……

    巫馬川和他老爸走出來,看到是這個人,臉色也很難看。

    進來的人,還真是他們的一個親戚,但這人把他家坑過一次很慘的,損失了差不多十萬。對他們家而言,十萬就像是被咬了一口肉一樣。

    不單止他一個人,他一家人都很惡心。發生了那件事之后,還惡人先告狀,到處說是巫馬川一家人的不對。

    因為那件事,老爺子躺了一次醫院,足足住了一個月才回來。

    “幫什么?”巫馬川的老爸沉著臉。

    “誰買的蘋果?太不會挑了,有點酸。”咬了一口后,赤著胳膊的男人將剩下的往垃圾簍一扔。

    這舉動,成功讓直播間所有人都討厭起這個人,太沒禮貌、太沒素質、太沒家教了。難怪,巫馬川一家人都臉色難看,換做是他們,肯定也一樣。

    而且,進來后,沒有發現人家的家里有客人嗎?一句話都沒有問,當胡哥幾個人透明一樣。

    扔掉蘋果之后,還用手指伸到嘴巴,挑了一下牙齒,一下子把所有人惡心到了。

    “介紹一下,這位程先生是我的一個朋友,對老物件挺感興趣。你家不是有一件跟虎指一樣的東西嗎?他可以收購。”說這話的時候,他一臉幫了大忙的表情。

    虎指就是套在手指的一種武器,不少人都見過,知道他說的,就是剛才胡哥鑒定的掐絲琺瑯筆架。兩者是有點像。

    大家都忍不住想笑,來幫忙的?確定不是來占便宜?

    一看那個一言不發的中年人也不是什么好人,進來一句招呼都不打,好像別人欠了他幾千萬一樣,或者說不屑和低等人交談一般,眼高于頂的人,沒人會喜歡。

    “你說的,不會是這東西吧?”胡楊拿出那件筆架,笑問道。

    “就是它!程先生,您看對不對?”

    看到胡楊手上的筆架,那中年人的表情總算有了變化,兩眼緊緊地盯著。好一會,態度轉變得很快,面帶微笑。

    “沒錯!這件小玩意還算可以,我愿意出五千元收購。”

    此話一出,直播間的觀眾簡直笑瘋了。

    “這話說得,好像還是施舍一樣,我的天!他哪來的臉哦!”

    “哈哈!他放佛在逗我笑。”

    “我就說,黃鼠狼拜年,沒安好心!果然,原來是惦記人家家里的寶貝。”

    “五千?人家胡哥都說六十萬了。”

    ……

    “我出一萬,你幫我找,有多少我要多少。”胡楊笑道。

    嗯?

    這回,中年人終于注意到了胡楊。

    “這位是?”

    “我朋友,這里不歡迎你們,你們走吧!”巫馬川很不客氣說道,他覺得自己已經夠客氣了,沒有直接用掃把趕人。

    媽的!五千塊就想要他家的寶物,簡直不是人,吃水也太深了。

    而且,那話的語氣,好像是很給面子了一樣。我是沒有見過五千元嗎?需要你用五千元來打我臉?

    “哈哈!清朝掐絲琺瑯筆架,五千元就想要拿走,是我聽錯嗎?”胡楊調侃。

    中年人眼睛微微一凝,沒想到這里有人一語道出這件筆架的底細,這下麻煩了。

    “掐絲琺瑯沒錯,但你說是清朝的就是清朝的嗎?”中年人不服氣地反問道。

    胡楊將筆架的款識亮出來:“看到沒?伴月軒三個字,這是清末的一家作坊,專門制作掐絲琺瑯的民間工坊,稍有名氣,后來不知什么原因不做了。

    你可能還會問,難道就不會是后世仿造的嗎?

    老實說,民間工坊的作品,后世極少會去仿造,仿都是仿一些名氣大的,收益高。掐絲琺瑯做出來本來就成本高,不出名的產品,真沒必要去仿。”

    就像手機,誰會去山寨小米手機?才幾百塊錢的低端貨,基本上沒太大利潤可以賺。

    得!中年人徹底沒話說,正打算走人,留在這沒意思了。

    赤著胳膊的家伙卻大急:“程先生,您先等一下。”

    然后轉向胡楊:“喂!小子,你誰呀?信不信我叫人揍你?多管什么閑事?這什么東西,難道人家程先生不比你這個毛都沒長齊的家伙強?什么清朝的東西?我看,就是一現代的東西,五千塊現在不拿,以后沒人要。”

    他是急了,如果這次游說成功的話,他有五千元辛苦費的。五千元就這么飛了,能不急嗎?要不是場合不對,他真的想一拳朝那多嘴的家伙臉上招呼。

    這是要撕破臉的節奏嗎?

    巫馬川一家人面帶怒色,火氣有點爆的巫馬川老媽一家伙操起棍子,威脅:“混賬小子,走不走?”

    巫馬川的老婆則是人恨話不多,直接報警。

    可以罵他們,但聽到這小子罵胡楊,巫馬川一家人都冒火。胡楊幫他們鑒定出寶物的價值,對他們家有大恩情,豈能讓你隨便罵?

    “好!好得很,你們等著。”赤著胳膊的家伙放狠話,很狼狽地走了。

    他不怕巫馬川的老媽,就怕那婆娘報警,因為在派出所,他是有案底的人,進去的話,會很難受。

    趕走那家伙后,巫馬川等人對胡楊道歉。

    人家胡楊都沒做什么,就被沒頭沒腦罵了一頓,還威脅,作為主人家,真過意不去。

    胡楊擺擺手,表示不在意:“你們又沒有錯,跟我道什么歉?再說,我也當被瘋狗叫了幾聲,在意什么?”

    “對,對!就當被瘋狗叫了幾聲。”巫馬川的老媽點頭。

    這時,華仔站起來,朝門口走去,俯下身,撿起一樣東西。

    大家都有點好奇,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但有人注意到,那玩意好像是剛才那中年人不小心掉下來的吧?

    “這東西什么來的?胡哥,值錢嗎?”華仔給胡楊遞過去。

    胡楊有點驚訝,笑道:“是件寶貝,一會那家伙要是回來問,大家就說沒看見,管他呢!你自己戴可以,留著以后出手也行。”

    說完,將東西遞回給華仔。

    聽到胡哥有點耍無賴的話,大家都忍不住笑。

    但都很好奇,是什么寶貝,值多少錢,華仔有福氣了。他們也都贊成胡哥的做法,反正對方不知道,就算猜測是掉在這里的,不承認,他們有什么辦法?

    “是什么寶貝?”巫馬川忍不住問。

    “這是蜜蠟中的白蜜,很稀少,比較貴,屬于蜜蠟中的白富美,僅僅是材料,一兩千元每克是正常的。”胡楊跟大家說道。

    胡哥這么形容,又把大家逗樂,白富美都出來了。大家就喜歡胡哥這種解說,很接地氣,也很有意思。

    現在市面上的白蜜,許多是帶瑕疵的,要么蜜不夠滿,要么有雜質,甚至有少數是人為漂白的。

    眼前的這一件,品質不錯,雖然也帶有瑕疵,但蜜很滿,雜質不多。

    大家估摸一下,那一塊怎么說也有幾克的樣子吧?僅僅是材料,豈不是都要萬元以上?

    “還有這雕工,我看著也可以,不算差。所以,這個掛墜大概值三五萬的樣子。”

    華仔聽了欣喜不已,立即藏在身上,他還真沒有送回去的想法。沒想到,今晚還有這種運氣。

    直播間有人羨慕,華仔跟著胡哥,這些天賺了不少吧?每次有這些賺外快的機會,胡哥都會在旁邊指點。

    在很多人眼中,就算胡哥不給工資,那工作也很多人搶著做,不得不說,華仔的運氣真好,一開始就遇到了胡哥。

    巫馬川的家人也樂了,跑過來想要撿漏,誰知道寶貝沒有拿到,反而丟了一件,真是可笑。

    “放心吧!他不敢回來,要回頭鬧事,我就報警。”謝云婷說道。

    女人狠起來,真沒有男人什么事。

    沒多久后,老爺子干脆將一個箱子搬出來,里面裝著一些小東西,全部放在桌子上,擺成一排,然后把箱子丟一邊去。

    胡楊掃了眼被放到一邊去的箱子。

    頂點

河南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