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太虛化龍篇 > 第百九十章 八方屠龍,真龍隕落【一更!求訂閱!】

    賦予真龍血脈,成為天地之間唯一存活的真龍。

    這本就是莊冥此行的所求。

    但他卻沒有即刻回應。

    “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莊冥淡然說道:“我若不愿呢?”

    “兩條生路。”古司正大長老從床上撐起了起來,盤膝而坐,面向莊冥,說道:“龍衛部落之事,以及所在之處,不得外泄,所以,你若不成龍君,要么留下,要么屠盡我們,自行離去。”

    “那死路呢?”

    “集部落之力,滅你!”

    “看來我沒得選?”莊冥攤手說道:“只不過,成為龍君,部落共尊,至高無上,似乎并不是壞事,但也我一向行事,總是信奉福禍相依,您老認為,禍事源自于何處?”

    ——

    房中一陣寂靜。

    兩人對視良久。

    “你可知我部落,是何來歷?”古司正大長老收回目光,只是問道。

    “護持真龍的龍衛。”莊冥緩緩說了一句,又笑著說道:“不知古司正大長老,又有何說法?”

    “正是龍衛。”古司正大長老目光落在蛟龍身上,緩緩說道:“若你這龍,能夠徹底具有上任龍君的血脈,而成就真龍,那么部落上下,包括老夫,都將效忠于你。”

    “我正是為此而來。”莊冥點頭說道。

    “在得知龍君血脈被外界生靈所獲時,老夫便想過如何取而代之。”古司正大長老神色復雜,語氣也是復雜,說道:“老夫本想成就真龍,只不過到了如今,已經沒有辦法,也沒有這個心思。”

    “無妨,你既然未曾傷我,也談不上秋后算賬。”莊冥知他有些擔憂,只笑著說道:“你過往的野心,我不在意,此時此刻,我現在只有一點,最為在意。”

    “在意你成為龍君,所能得到的益處么?”

    “正是。”莊冥點頭說道。

    “可正如所言,福禍相依,成就龍君,至高無上,也必然伴隨著風險。”

    “繼承上任龍君之位,有多少危險?”莊冥笑道:“這總該讓我掂量掂量才是。”

    “龍君身份,本就是極大的危險。”古司正大長老微微閉目,臉上的神情,有些憤怒,有些仇恨,有些無奈。

    “真龍之危?”莊冥眉頭一挑。

    “你以為得了龍君血脈,便可以收服我們?”

    “難道不是?”

    “那你可想過,我們為何隱居蠻荒深處,與世隔絕,懼怕被外人察覺?”

    “避難。”莊冥應道:“你們若歸我麾下,我自然也當庇護你們。”

    “你收服我們,我們自當為你效死,庇護于你,而不是你庇護我們。”古司正大長老停頓了下,說道:“或者說,你只需要自保。”

    “自保……”莊冥心中恍然,已有明悟。

    “仙路斷絕于上古,我龍衛部落則是從上古傳下,最受人忌憚,一旦現世,必然引動各方風云。”

    “這正是莊某要問的。”莊冥沉聲說道:“古老傳承,并不稀少,而真龍絕跡于上古,龍衛也只是得了龍族傳承的血脈,跟那些古老傳承,并無太大差異,也未必就人人喊打罷?”

    “原本是這樣的,可是……”古司正大長老蒼老的面容上,浮現出一縷難言的的神色,低沉說道:“那你可知道,我們這一脈的龍君,是隕落于何時?”

    “嗯?”莊冥頓了下,說道:“傳聞之中,上古真龍絕跡,但你語氣如此,像是直面過上一任龍君?”

    “不錯。”古司正大長老咬牙點頭。

    “你見過商議認龍君?”莊冥臉色有些異樣,心中有著震撼之意,說道:“如此說來,只在你年歲之內?莫非在上古之后,還有真龍留存,在這三五百年間,方是隕滅?”

    “確切地說,在三百六十年前。”

    “……”莊冥倒吸口氣,心中泛起驚濤駭浪,三百六十年前,世間仍有真龍存在?

    “但三百六十年前,暴露了行蹤,從此之后,世間便也沒有了真龍。”古司正大長老,語氣極為復雜。

    “……”

    莊冥沒有問話,心中想到了卦象中所見的場面。

    千丈真龍,遮天蔽日,卻面臨著無數強者的攻伐,依然顯得兇悍絕倫,

    蒼天染血,大地迸裂,山岳粉碎。

    世間出現一頭真龍,會帶來什么樣的風波?

    莊冥只想到這里,便嘆了一聲。

    莫說真龍,就算是蛟龍,都引動了無數人的念頭。

    聶平便也罷了,封論老道出身太元宗,明知聚圣山福地乃是東洲第一禁地,也不免想要冒險,去降服蛟龍。

    入了天御福地,盡管世人皆知,蛟龍有主,但是也不乏心思叵測之輩,要尋他的麻煩。

    東洲人杰榜第三十六的豢龍君,吸引各方修行人的,不單是他人杰榜的位置,還有這一頭蛟龍。

    因此來尋莊冥挑戰的,可不單是為了名列人杰榜,更有許多老輩修行人,為了蛟龍而來!

    一頭蛟龍尚且如此,上古絕跡的真龍,該是何等驚世駭俗?

    “在修行人眼中,真龍渾身是寶。”

    “龍君現世,引動八方修行人,各宗真玄老祖,大量金丹真人,合力布陣,意欲屠龍。”

    “龍君太強,各宗老祖不得不聯手,共同出手。”

    “而合力而來的各宗人物太多,他們想要降服真龍,卻難以瓜分利益,所以已失了降龍之念,轉而一心屠龍,殺機無窮。”

    “他們大多在真玄級數,余下結陣的也都是金丹級數的真人,當時出手兇悍無比,打沉了一座方圓萬里的仙島,覆滅了那一片海域。”

    “那一日,真玄隕落二十三尊,真人隕落一百六十七位。”

    “最終……龍君還是隕落了。”

    古司正大長老的聲音,漸漸低了,澀然道:“七位堪比真玄的司正龍衛,六十七位成就橫煉神魔的龍衛,上千位的族人,也隕落在了那一日……只剩下老夫,傷勢慘重,僥幸留命。”

    莊冥輕輕撫著手上的真龍,沉默不語。

    真龍渾身至寶,甚至牽扯到上古的秘辛。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當日流落到東勝王朝的龍眼神石,便是那一次,有人斬落了一顆龍目?

    龍目失落在世,而流傳凡間?

    兜兜轉轉,被他所獲。

    “你還敢接嗎?”

    


    
河南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