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巨星從創造營開始 > 第三百四十五章:受了點傷。

當觀眾的歡呼聲平息下來后,柳在石開始逐一介紹團隊賽三方代表出戰的隊員。

首先,讓人意外的是,首先出戰的韓方選手派出的竟然并不是唯一的男歌手,而是由女團當中的主唱出戰。

現場頓時議論紛紛,顯然對韓方團隊的選擇頗為費解,韓國觀眾跟留學生也都是一片嘩然,在大家的印象里之所以團隊出道,不就是因為實力不夠無法單獨出道嗎?她,真的有資格在這樣的場合跟中日雙方的頂尖歌手一決高下嗎?

李沐也是微微皺眉,不過他當然不會認為韓方團隊是得了失心瘋,敢在自家主場做出這樣的安排,應該是留有什么殺手锏。

而日方出站的是以為女歌手,雖然戴著面具看不清樣貌,不過看她在舞臺上從容的狀態,顯然是位久經沙場的老將了。

而中方出戰的葉馨也沒有太出乎大家的意料,畢竟黃梓嵐她們合唱肯定是最穩的,而伊申作為唯一的男歌手,肯定是要參加第二輪的合唱,所以第一輪出戰的肯定會是葉馨跟趙璇當中的一個。

現在出場的是葉馨,肯定也是因為她的音色太特殊,更容易被人記住,至于她能不能獲勝,其實大家也沒有抱太大希望,在這樣的大賽上面,有爆發力的歌更容易獲得高票數,顯然葉馨不太擅長這種風格。

第一個登場的是韓方選手,她的登場讓全場韓國觀眾跟留學生都變得異常興奮。

讓人意外的是這位女歌手在上臺時,居然有工作人員送上了一把吉他,她可是帶著面具的,基本上是看到吉他的,也就是說她準備盲彈吉他伴奏?

韓國觀眾見了不免為她捏了把汗,當然在內行人看來這壓根不算什么,畢竟真正彈吉他的時候,也沒人會用眼睛去看,都是靠手去感應琴弦的。

第一個音符被她纖細的手指撥響,李沐暗暗點頭,并不是假彈,彈奏水平也是下過苦功的,但是漸漸的李沐就發現有點不對勁了,這首曲子的前奏他太熟悉了。

不僅僅是李沐,選手席的黃梓嵐輕輕拽了沈夢一下:“哎,夢夢姐,這不是你的歌嗎?”

舞臺上的韓國女歌手抱著吉他彈出前奏的最后一個尾音,恰時伴奏無縫銜接,就在現場韓國觀眾的驚叫聲中,她唱到。

“當我還是一個懵懂的女孩...........”

華夏觀眾都愣住了,沒想到在這種比賽當中,居然能夠聽到韓國選手唱這樣一首國語歌,雖然音不太純正,不過,外國人嘛,這點寬容度還是有的,畢竟漢語的難度可是世界語言當中最高的。

韓國觀眾確實一頭霧水,這是什么鬼?怎么己方歌手唱的歌他們居然聽不懂,而且這幫華夏觀眾一臉感動的是什么意思?

舞臺上,黃梓嵐目瞪口呆的對沈夢低聲道:“這,她們也太有心機了吧?”

李沐也忍不住為韓方的巧妙算盤點贊,首先他們是東道主,韓國留學生在投票上肯定會偏向自己人,而他們偏偏選了一首國語歌,擺明了就是想要獲得一部分華夏留學生的中立票。

不得不說,這幫人還真是會動歪腦筋。

日方選手席也猜測到了韓方團隊的意圖,卻毫無辦法,講道理這首“揮著翅膀的女孩”韓方選手完成得相當好,特別是副歌部分的英文部分的高音處理,一段比一段高,現場感染力極強。

果然,一曲終了,現場不僅僅是韓國觀眾,就連華夏觀眾都在拼命鼓掌。

三分鐘投票時間很快過去,現場的氣氛一時有些凝重,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了現場留學生評委身上。

“oK,投票時間截止,有請日方選手登場。”

日方選手的實力是有的,只不過有了韓方選手的騷操作在前,效果并沒有想象當中那么好,觀眾的反應并不熱烈,只有日本觀眾比較捧場。

同樣三分鐘投票時間,許多留學生評委甚至沒有去動座位旁邊的投票器。

柳在石看著手里的計時器,重重按下:“好,時間到,即將登場的將是我們第一輪團隊賽的最后一名選手,她會有怎么樣的表現呢?拭目以待。”

葉馨來到舞臺上,掃了一眼舞臺下方,李睿嵐小丫頭正靠在李沐懷里給她加油,葉馨微笑著沖她點了點頭,心情放松了不少。

前奏的鋼琴響起,依舊是那種淡淡哀傷的感覺,讓現場觀眾不自覺的坐直了身子。

“Mylove,晚安

就別再為難

別管我會受傷

想開體諒我已經習慣

不然又能怎樣?”

李沐暗嘆一聲完美,僅僅只是開頭的第一句,那種淡淡沙啞的嗓音就讓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其實不管是“葉子”也好,還是這首“受了點傷”都不是阿桑最火的歌,例如“一直很安靜”“寂寞在唱歌”都比這兩首歌要火,李沐之所以會選擇這兩首歌讓葉馨參加比賽,其實是有私心的。

在李沐看來,這兩首歌才是真正確立阿桑音樂風格的作品,特別是這首“受了點傷”一度被評為失戀時不能聆聽的十首歌之一。

趙璇看著葉馨的背影一時間羨慕不已,她的嗓音實在是太有辨識度了,對于一個歌手來說,一開口就能讓人記憶深刻的嗓子太寶貴了,可惜她沒有,她的風格是靠著后天一點點努力養成的,這就是天賦之間的差距了,哪怕她現在名氣比葉馨大,但并不妨礙她羨慕葉馨的嗓音。

沈夢也很羨慕啊,團隊當中黃梓嵐的低音特制,柳沁眉的海豚音都極具特色,只有她一直擔當中音,起的是一個潤滑劑的作用,現在又蹦出一個葉馨,實在是太打擊人了。

現場觀眾全程都很沉默,甚至連呼吸都變得很低,似乎在害怕呼吸太用力會影響到葉馨的發揮,一直當她唱到最后一段歌詞。

“別說你對我感到愧疚

別說你會永遠想念我

我很知道孤單這條路怎么走

請你不要安慰我

Mylove,晚安別放在心上

我只受了點傷

只是受了點傷”

最后一聲尾音帶著一絲絲的顫音結束,葉馨面具下的眼眶早已濕潤,這首歌不好唱的地方在于沒有什么起伏,要想唱出味道,就必須用感情帶動歌聲,但是葉馨也不過二十多歲,沒有那么豐富的感情經歷,于是她這些天就一直在看一些經典的愛情悲劇電影,試著把自己代入到這首歌的意境當中,總算是工夫不負有心人,今天這一版現場,是她感覺最好的一次。

特別是最后這段副歌之后的爆發,之前她試過許多次,要么就是情緒太過了,破壞了這首歌的整體意境,這首“受了點傷”展現的其實就是女生在受到情殤時,自我保護的一個狀態,把自己封閉起來,對外界說:我沒事,我只是受了點傷,需要安靜一會兒。

一曲終了,現場有些冷淡,一直到柳在石上臺提醒留學生評委投票,現場觀眾這才響起了掌聲。

“oK,三分鐘到,投票截止,那,有請工作人員統計好票數后,把結果送到我的手里。”柳在石又等了一分鐘左右,工作人員遞給了他一張信封。

現場頓時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盯著柳在石高高舉起的白色信封,似乎這樣就能擁有透視的超能力,看穿里面的內容。

于是在萬眾矚目下,柳在石拆開了信封,然后露出了一個很驚訝的表情,接著就是長達一分鐘的沉默。

“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別攔著我,我要把我的臭襪子丟給他。”

韓國觀眾首先不耐煩了,他們對柳在石太了解了,這貨就喜歡這樣故弄玄虛,釣著觀眾的胃口。

柳在石見犯了眾怒,也不敢再騷了,拿著信封念道。

“首先公布的是,日方團隊獲得——368票!”

日方選手席都是一陣嘆息,這個票數基本上就算是沒戲了,剛剛登臺的日本女歌手也很自覺的從日方選手席當中往外站了一步,顯然已經做好了被淘汰的準備。

柳在石又看向中方選手席念道:“中方團隊獲得的票數是——496票。”

這個票數就很微妙了,李沐微微皺眉,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中方選手席里,趙璇輕輕握住了葉馨的手,葉馨的手上已經在冒著細汗了。

黃梓嵐三女也上前拍了拍葉馨的肩膀,示意她沒事的,一定能贏的。

“那么,韓方團隊的票數是——502票,恭喜韓方團隊以六票的微弱優勢成功獲得一個晉級總決賽的名額!”柳在石強壓著內心的激動,但是臉上的笑容早已出賣了他。

葉馨失望的看向觀眾席,卻發現李沐已經站了起來,沖著她豎起大拇指,葉馨也在趙璇她們的安慰聲中,走出了選手席。

“那么,中日團隊,你們已經確定了被淘汰的人員嗎?”柳在石問道。

葉馨跟日本女歌手共同出現在舞臺中央,二人牽著手像觀眾微微躬身,正當她們準備離開時,卻被柳在石叫住了。

“這一期的規則也有了一些微調,那就是闖過晉級賽的選手都有資格在舞臺上揭面,請問,你們要行使揭面的權利嗎?”

現場觀眾早已迫不及待的用三種語言喊著“揭面~~~”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日本女歌手竟然拒絕現場揭面,似乎是不太愿意以失敗者的面目展現在大眾之下。

柳在石有些遺憾的表示了尊重她的意見,從而轉頭對葉馨道:“那么,請問,你要行使揭面的權利嗎?”

葉馨有些猶豫,但是身后的趙璇她們已經喊了起來“揭面,沒關系,你是最棒的。”

現場觀眾也反應過來,開始鼓勵她:“揭面吧,你是最棒的!”

葉馨在一片揭面聲中還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于是看向李沐,發現對方并沒有任何表示,只是對她豎起大拇指,而李睿嵐正在沖著她做飛吻狀。

咬了咬牙,葉馨背過身去,在柳在石的幫助下,揭開了面具,就在她轉身的那一刻,現場所有的華夏觀眾開始高聲歡呼:“葉馨~~~”

葉馨拿起話筒放到嘴邊,一時間卻又哽咽了,現場有一些她的粉絲早已是淚流滿面,她們是一路看著葉馨一步步熬過來的,太不容易了。

“謝謝。”葉馨終于出聲了,只是剛剛說出這兩個字就被淚水哽咽。

“加油,你是最棒的!”現場一些觀眾也表示路轉粉,開始為她加油。

“謝謝大家對我的支持,也感謝來到現場為我加油的粉絲,以及一路走來喜歡我的所有粉絲,沒有你們,我今天不可能站在這么高規格的舞臺上..........”葉馨說到這里淚水又開始不住的往外涌,她只能昂著頭看向天花板,試圖把眼淚憋回去。

掌聲開始蔓延,漸漸的不只是華夏觀眾為她鼓掌,日韓觀眾也在為她的表現歡呼,同時也為她可惜,僅僅只是五票,其實許多人打心眼里認為,葉馨是有資格晉級總決賽的,只是被韓國選手偷雞了而已。

葉馨重新平復了一下情緒,然后又沖著李沐所在的位置躬身道:“同時也感謝,我的老板、音樂人,感謝他在幕后為我所做的一切,對不起,我辜負了這好的歌。”

李沐暗暗嘆息,葉馨的心思實在是太重了,她把別人看得太重,把自己看得太輕,這樣的性格其實不太適合在娛樂圈里混。

“哎,以后多關照她點吧。”

日韓觀眾通過耳機里的翻譯明白了,原來那個抱著孩子的男子居然就是葉馨的幕后老板,而且剛剛那首歌是他寫的,頓時對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導控室里導演高聲吼道:“現場導播,給我把畫面切過去,你這個豬頭,還想不想干了?哪個混蛋給我遞個話筒給他,你們這些笨蛋!”

就這樣,李沐手里被塞進了一個話筒,還沒等他開口,小丫頭已經對著話筒奶聲奶氣的喊了一句:“葉馨姐姐,你是最棒的。”

全場都被這可愛的小丫頭逗笑了,李沐嘗試組織了一下言語對葉馨道:“歌王爭霸賽的冠軍每一季都會有,但是葉馨卻只有一個,你是獨一無二的,加油!”

在全場的歡呼聲中,葉馨一躬到底,再起身時眼角雖然掛著淚,但是嘴角卻洋溢著淡淡的笑容。


河南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