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在末世撿空投 > 第572章
        那個科學家立即就是朝旁邊退了一下,而這個時候外面,這基地整個警報響起的時候,所有的通道都會在第一時間封閉,然后各層的安保人員都會聚集在發出警報的地方,一下子足足幾十個安保人員從外面沖了過來,林峰直接看都不看,回首就是幾十個飛鏢洋洋灑灑地互相而去,剎那間那些安保人員來得快死得也快,他們在這狹窄的甬道內根本就沒有辦法展開隊形,而且他們也不知道這會議室內發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里面的情況到底,這會議室那可不是尋常的地方,若是尋常的事地方他們大可直接對著里面無差別設計,但里面可是他們的首席科學家,這要是一顆子彈把這首有些科學家的皮給碰到了,那么他們必死無疑,所以說這些安保人員他們來到了這個會議室,外面一個根本不敢隨意開槍,他們本來那是想要先調查清楚這會議室里面到底出現了什么,然后再進行火力打擊,結果林峰根本不會給他們這種機會,直接就是用手中的飛鏢將他們全部抹殺,縱然他們身上穿著高科技的防具,縱然他們手中拿著的也都是一些蠻配的武器,但是解決他們的生命,只需要林峰手中這看起來非常原始的一個利器而已,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尤其是面對林峰的時候。

    然而看到林峰屠殺這些安保人員,無論是那熟悉科學家也好,亦或者是巡察使也罷,他們兩個人的臉上都沒有什么太大的表情波動,很顯然這兩個人也都是見慣了生死的,巡查時他自然而然根本就不會在乎那些螻蟻的生命,若是說這些螻蟻就能夠把這個小子的性命給拿下的話,那他之前也不會被對方給揍的那么慘,在這個時間內他也將這容器內的液體一飲而下,頓時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內力變得無比的暴躁,無比的沸騰,在這一刻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強大。

    “多么美妙的感覺,我終于打破了這一個桎梏。這是全新狀態的自己。”巡察使露出了深深陶醉的表現,對于他們這種人來說,唯一的追求就是想要讓自己的實力更上一層樓,這個世界上的一切對于他們來說都已經沒有那么有吸引力了,這就好像是修煉道法一樣,修煉著修煉著忽然就忘空忘我,一切都隨其自然,眼下的他們就是如此,這種強大的感覺會讓人無比的沉迷其中,這種感覺要比這個世界上的一切欲望都更加的容易讓人沉淪,然而到了他這種級別,13階以后要想再跨出一步都何其之艱難。

    然而現如今就在這么區區一個看起來,其貌不揚的藥劑的幫助下,他雖然沒有突破十四階,但是他也可以感覺得到,這是一股前所未有的強大,在他的眼神之中爆發出強烈的戰斗意志,他的目光落在一邊的林峰身上。

    林峰眉頭微微的皺起,以他的感知力,又如何察覺不到這家伙身上的氣息,在這一刻忽然就是變強了,對方的實力13階,這是林峰的和對方第一次交手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所以林峰才有無比的自信敢和對方交戰,不過對方的實力雖然不如自己,但是放在曙光基地,那也是前三甚至前二的存在,要想突破何其之艱難,可是眼下對方喝了一個他手中那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兒,得不知名的藥劑居然一下子就提高了這么多,這讓林峰感覺到差異甚至是恐怖啊,這玩意兒要是給他量產批發的話,那豈不是可以直接人造出一大堆的黑鐵戰士,難道說這個科研基地之所以存在就是研究這些東西不成?能夠制造出一大堆非常強大的黑鐵戰士的話,那么其帶來的意義絕對是非常恐怖的,要知道任何人要想變強,那必須一步一個腳印,然而眼下就出現了這么一個東西,可以直接讓一些強者變得更強,而且很有可能不需要付出些什么,這簡直就是作弊一樣的存在,這東西的出現絕對會導致末世之后的重新洗牌。

    末世一旦讓所有人知道,存在著這么一個好東西的話,那么顯然意見的是,八方云動,所有掌權人都想要得到這么一個好東西。

    末世的對于許多人來說自然而然是悲慘的,但是對于一些人來說,這是他們重新生命的開始,正所謂生在亂世,才有成王的機會,在和平年代根本就不可能有這種機會。

    如果說在這種科研基地內有這種神奇的藥劑,那么林峰名人不說暗話,他也想要這個東西。

    畢竟這玩意兒它存在的價值實在是太過于恐怖了,若是能夠得到這種藥劑的話,那么它就可以大批量的在曙光基地把那些高手變成強者,把那些平民變成高手,這簡直就是質的飛躍,到那時就曙光基地的所有的安危問題,那就不叫事兒了,江灘里面的怪物那也根本就不叫事兒,一路平推過去。

    “不知道你究竟從什么而來,也不知道,什么勢力支持你,不過現如今這一切都不是重點,既然你自己千里迢迢,追上門兒了,那么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一旦要讓我抓住,我會讓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另外你的這個身體我想,我身邊的這位,一定會非常的感興趣,到時候,說不定還可以從你的身體內提取一些有用的好玩意兒呢。”

    巡察使冷笑的說道。

    “能夠給自由之城總部抓到一個非常有價值的東西,我想你被調回總部頤養天年的愿望,輕輕松松的實現。”

    那首席科學家聽到這話之后,頓時他的眼神之中就是爆發出了璀璨的光芒,“你等著還有幾個好東西,這全部都是我最新的科研成果,一直留在身邊,不過有句話我說的前面這些玩意兒都還沒有進行大方位的試驗,所以說后果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你自己掂量著辦。”這手機科學家說了之后,就是從他的身上又是掏出了幾根試管,一樣的玻璃容器,在這些容器內全部都是穿著顏色各不相同的液體,很顯然這家伙手里還藏著一些好東西,巡察使呵呵一笑,他早就知道對方留著一手,畢竟越是老的家伙越是雞賊,知道不一定要把最好的東西都拿出來,剛才那句話也是純粹的巡察使故意說給他聽的,沒想到對方果然就直接動心了。

    “這些玩意兒有什么用??”巡察使撇了一眼問道。

    “這個紅色的可以讓服用者,短暫的擁有火系的異能,這個藍色的可以讓服用者擁有水系的異能。”

    首席科學家的一句話,頓時就是讓這巡察使露出了詫異的神色,“還有這種神奇功效??”巡察使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臉,這老者內心之中,在這一瞬之間可謂是充滿了欽佩,對方當真就是人才呀,連這種玩意兒都研究出來了,“那這個灰色的是什么??”

    “這個乃是死亡屬性。這個名字是我給他取的,至于具體有什么用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說這絕對是這幾個里面最強大的,不到萬不得已,我不建議你使用這東西。其余的有沒有副作用我不知道,但是若是你服用下這死亡屬性的藥水的話,那么一定會有副作用。”

    巡察使聽完之后也不多說,直接就將這幾枚藥劑放入自己的口袋之中,目光落在了林峰的身上,林峰剛才全程都是在旁邊聽著,他沒有動手,因為他聽到了這兩個人之間在說些什么,此時此刻他內心中的可謂是無比的震驚,他的目光落在那巡察使口袋上。

    “居然可以讓尋常之人擁有異能者的能力,這簡直太讓人難以相信了,要知道在許多人看來,這異能者那就是上天的饋贈,居然還可以通過人工的手段,后天擁有,雖然說只是臨時的現實的,但是這已經讓人覺得太過于驚喜啊。”

    林峰的目光落在了那老頭身上,這老頭居然還有這種本事,當然了,你們知道任何一位科研成果都不單單是一個人的能力,往往都是背后的團隊一起付出努力的成果,想到這您從多么的慶幸自己之前做的決定是多么的聰明,他沒有像劊子手一樣把這所有的活人都殺了,而是選擇留著現如今在他看來這一步當真就是走對了,若是能夠把這老頭變成自己的,讓他為自己專心的研究這些藥劑,在現在的這些藥劑上更加的完善,同時也進行大規模的量產,那么也許對他們曙光基地來說,將會是一個全新的發展模式,畢竟之前曙光基地的發展路線,往往都是在于質量上的改變,讓那些強者得到更好的武器裝備,學會更強的武學戰斗技能,讓他們自身變得更加的強大,但是數量依然是在大體上不會發生多大的改變,甚至還是在減少,因為每天都可能有人死在外面,然而現如今這種發展路線就是可以打破之前的規矩。這讓林峰如何不感覺到震驚。

    “這老東西無論如何也要把他活捉,這家伙一個人的存在就頂得上一個城的人了,有了這玩意兒以后,之后許多的問題那都已經不叫問題了。”

    林峰的目光落在那首席科學家的身上,眼神之中充滿了一股強大的意志之力,從來沒有一刻在現在這種時候,他會對另外一個男人,尤其還是這種耄耋之年,滿頭白發的老頭如此之感興趣,不是因為林峰變成了心理變態,而是因為這個老頭所帶來的戰略價值和意義,實在是讓林峰太過于鎮靜,這震驚過后自然而然充滿了就是覬覦。

    那首席科學家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了林峰目光之中的那蘊含著的意思,頓時就是面色微微一變,不知道為什么,他總是覺得眼前這個看起來不過就好像是一個高中生一樣的家伙,他所帶來的壓力,讓他感覺到非常的恐怖,不過,但還是選擇相信自己研發出來的那些藥劑,這些藥劑有多么的變態,他是無比的清楚。

    一邊的巡察使不再多言,他直接就是一步接著一步,大步朝前,很快就是來到了林峰的面前,然后他就是一拳朝林峰轟殺而去,此時此刻的他,可謂是自信心爆棚。

    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過,能夠感覺到自己居然是如此之強大,張大到他忘記了眼前這個家伙,可是在不久前還揍過他,這已經不是他所需要擔心的問題了,他現在所擔心的問題,就是自己該如何在抓到對方之后,對于對方一點深刻的教訓。

    于是乎,巡察使直接就是揮出了他這蘊含著無比霸道能力的一拳,這一拳的能力恐怖如此蘊含著千金之力,快如閃電般的就是朝對方的腦門兒洪山而去,巡察使的嘴角帶著一抹淡淡的不屑之色,他知道眼前這個家伙實力非常的強大,但是他絕對不會認為自己在服用了這特別的藥劑之后,還不是對方的敵人在那看來,自己就算無法強勢擊敗對方,但也可以和對方打一個平手,然后就在下一刻,在他的面前林峰直接忽然也是出拳了在這一刻他沒有拔刀,因為他還要留對方一個活口,還要從對方的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在林峰看來,他一拔刀的話,對方必定會死,所以面對對方如此之來勢洶洶的一拳。,林峰也直接就是動全了,而且還是他一直很少使用的降龍十八掌,這一招出現之后,瞬間就是讓對方知道了什么叫做恐怖,巡察使臉上原本那無比得意的表情,頃刻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則是深深的恐懼。

    砰!

    雙方在那接觸的一瞬之間,巡察使就能夠感覺到從對方的巴掌之中傳來的一股無法言喻的巨大力量,這有力量讓他感覺到自己面前站著的不是一個活人,而是一個人行暴龍,這種力量讓他感覺到了望而生畏,在這一瞬之間巡察使的身軀就猶如那炮彈一樣倒飛而出。
河南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