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1564、白骨
    李牧自己心里很清楚,花想容絕對不是因為懼怕自己,所以才離開。

    因為他自己剛才差點兒被花想容殺成一條狗。

    前一世巔峰狀態之下,自己應該是可以和花想容五五開。

    而這一世,在自己實力還遠遠未徹底恢復的情況下,遇到實力保存了上一世七八成的花想容,絕對會被虐成狗。

    作為對手來講,花想容是恐怖而又可怕的。

    不僅僅在于她強大的實力,更在于她極深的戰斗智慧。

    上一世,在仙界中,花想容完成了蛻變。

    鷹揚府的歷練,以及在戰神殿中的試煉,都將花想容這塊璞玉,雕琢成了真正的絕世玉器。

    這一次,李牧利用時間法則順利脫身破局。

    但是下一次,如果再遇到花想容,可就沒有這么簡單了。

    李牧自問,沒有什么把握。

    而且他越想,越覺得汗毛直豎。

    以前,花想容在他的身邊,當一個賢妻良母,溫柔純良如同一朵在冰冷星河、仙界盛開的小白花,而現在,成為了敵人以后,李牧才真正感受到了花想容的強大和可怕。

    他似乎是可以理解一下當初花想容的敵人們的感受了。

    當然,慨嘆之余,李牧知道,自己必須去做些什么,讓花想容回歸。

    一定要讓花想容恢復記憶。

    但怎么樣才能做到呢?

    他暫時沒有什么更好的辦法。

    “小兄弟?”

    王處玄打斷了李牧的思忖。

    眼見眾人都看著自己,李牧搖搖頭,很坦然地道:“我們的猜測沒有錯,紫舟之上的白衣身影,的確是布局了這一次六道聯軍攻勢的大人物,她的實力很強,我也是勉強脫身,下次再遇到她,只怕是兇多吉少,所以,她絕對不是因為懼怕我,才全線撤軍的。”

    李青忻等人一聽,心中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連李牧也不是那白色身影的對手?

    這就有些麻煩了。

    “立刻派人,將這里的發生的事情,匯報上去。”

    李青忻連續下令。

    不管如何,陣營都必須盡快派遣援軍和高手,前來東南瀚海之森區域坐鎮。

    道尊盟有這樣一個人物坐鎮,如果飛升者陣營不派出同樣級別的重量級人物的話,那寧鎮、寧望和寧平三城,依舊是危如累卵。

    不能大意啊。

    “慕容,你和處玄一起,立刻帶著游曳營前往寧鎮城,看看還有沒有幸存者,在最短的時間里,建立起防御體系,一定要將寧鎮城地脈掌控在我們的手中。”

    李青忻下令。

    “是。”

    游曳營主將慕容不真和王處玄大聲應命。

    李牧心中一動,道:“我也去。”

    也許可以先從側面了解一下這場戰爭,可以找到一些關于花想容如今的信息和端倪。

    李青忻略作思忖,道:“好。”

    李牧的實力,如今已經得到了證明。

    他想要去哪里,別人是根本擋不住的,就算是留在寧望城中,也未見得就可以在掌控之中,與其如此,不如讓李牧更加自由一些,反而不會讓他反感。

    ……

    寧鎮城。

    巍峨高聳的城墻,大部分都已經坍塌。

    刀痕劍孔布滿了坍塌的石壁和城內的建筑,依舊還未散去的血腥氣息,地面上干涸之后化作烏黑色的斑駁血跡,這一切,都在訴說著,城內曾經經歷過一場什么樣可怕的戰爭。

    游曳營的寧平鐵衛,正在抓緊時間,重新修葺城墻。

    李牧站在城池的最中央,一個巨大宛如礦坑般的巢穴面前,眼中燃燒著憤怒的火焰。

    這個礦城,是曾經寧鎮城城主府的位置。

    如今盡毀。

    當然建筑物毀滅了,還可以重建。

    這不是讓李牧憤怒的點。

    讓他感覺到憤怒的是,直徑一千多米的巨型礦坑巢穴中,密密麻麻地堆滿了白骨。

    飛升者們的白骨。

    雪白而又嶄新的骨骼,上面連一絲絲的血肉都沒有,乍一看,就好像是工具模型一樣,但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這些骨骼,都曾是活生生的人,有男有女,有老人有小孩,被用某種秘術,脫去了所有的血肉筋,制作成為了模型一樣的骨架,密密麻麻地擺在了這礦坑巢穴中。

    至少有數萬人。

    都慘死。

    “血龍道傳說是以噬滅血龍為圖騰,是一種流淌著血龍血脈的魔物,最喜歡生食對手,殘忍暴虐,落入他們手中的生靈,最后的下場,必定是被吃光血肉,吸食骨髓,變成骨骼。”

    王處玄亦是壓著怒火,向李牧介紹。

    “所以說,全城的人,都被血龍道‘吃’光了嗎?”

    李牧道。

    王處玄道:“是的,不論是城坡之后戰死的,還是被生擒的,都是這樣的下場,血龍道每占據一處對手的城池,都會興建血龍巢,就像是眼前這樣,將一切活著或者是死亡的生靈,帶入血龍巢中,進行血祭,然后.進食,他們甚至有收集對手強者骨骼的癖好,將其制作成為標本或者各種器物,稱之為藝術品,用以珍藏和炫耀,我們找到了寧鎮城主曲大先生的骸骨,被制作成為了標本,頭顱上刻著他的名字,被故意留在正門口,這是血龍道慣用的向我們示威的方式。”

    李牧看著礦坑中累累白骨。

    仿佛隱約之中,可以聽到這些亡者臨死之時的絕望和哀嚎。

    那是怎么樣一場慘無人道的屠殺。

    眼前的場景,讓李牧真正深刻地了解到了仙道戰爭的殘酷。

    這不是宗門勢力的斗爭。

    不是地球上那種國與國爭奪資源的戰爭。

    而是一種可以用‘種族滅絕’來形容的生死存亡的掙扎。

    李牧一下子明白了,飛升者陣營在中三天中,面臨著的殘酷而又黑暗的命運。

    也一下子感受到了,陣營先賢們為之奮斗、戰斗的理由。

    也感受到了他們的偉大。

    如果沒有飛升者陣營支撐著中三天的話,怕是下三天的諸大秘境,還有人間,都已經快要淪為地獄了吧。

    道尊盟!

    太始道尊!

    “我有一個問題。”

    李牧突然道。

    王處玄道:“什么?”

    “血龍道……他們會留俘虜嗎?”

    李牧扭頭看著王處玄,很認真地問道。

    “這……也許有吧。”王處玄本想說沒有,但被李牧的眼神一盯,心中一虛,猶豫著道。

    李牧點點頭,道:“我暫時離開一下。”

    王處玄一怔,猛然間明白了李牧要去干什么。

    他連忙道:“不可,此時六道勢力全線撤退,都已經回到了各自的大本營中,無異于龍歸大海,虎入深山,切不可貿然行動,否則……”

    李牧指了指礦坑巢穴。

    “我若不去,對不起他們。”李牧的語氣,無比堅決,道:“告訴我,血龍道的大本營,在什么地方?”

    “這……”

    王處玄簡直要哭了。

    “小兄弟,你不要為難我好嗎?”

    他真的是擔不起這責任啊。

    李牧道:“那我只好自己去找了。”

    “別別別……”王處玄連忙擺手,最終一咬牙,一跺腳,道:“這樣吧,我帶你去,我帶路,怎么樣?但是,你得聽我的計策,一旦事不可為,必須盡快返回,千萬不能逞強冒險,可以嗎?”

    李牧笑了笑,點頭:“好。”

    兩人化作流光,直接離開了寧鎮城。

    ……

    十五萬里之外。

    小孤山。

    血龍道大軍的臨時營地。

    “【白尊】大人竟然下令全線撤退,連我們已經占據了的寧鎮城也放棄,這到底是為什么?”

    “聽聞破滅道的破軍,情殺道的祭月,都被飛升者給斬了。”

    “難道是飛升者陣營的三絕世中,有人出手了?”

    “也許吧,呵呵,要我說,【白尊】或許是怕了。”

    一團燃燒著的篝火前面,數十個身上長著鱗片,帶著蜥蜴一般尾巴的血龍道的高層強者,正在進食。

    他們吃的食物,是活生生的人。

    被俘虜的寧鎮城的飛升者。

    基本上都是十四歲以下的童男童女。

    因為年輕,肉嫩,多.汁美味。

    這些都是他們破城之后,專門‘搜集’的美味,用以慢慢享用。

    直接洗干凈了,活著抓過來就撕咬。

    幾百個童男童女,被圈養在篝火旁邊的圍欄中,已經眼睜睜地看著好幾個同伴,被活生生地吃干凈,變成了白森森的骨頭。

    沒有恐懼。

    這樣的畫面,見得太多了。

    有些麻木。

    麻木的表象之下,隱藏著深深的憤怒。

    “那個……給我抓過來。”

    一個血龍族強者舔了舔嘴角的鮮血,指向圈欄中一個看起來只有七八歲的小女孩。

    小女孩渾身赤裸,皮膚很白,看起來嬌憨。

    她緊緊地縮在哥哥的懷里,渾身顫抖著。

    一個血龍族士兵,伸手朝著小女孩抓去。

    “不……”哥哥驚恐地護著妹妹,將她拉在身后,道:“要吃,先吃我……我的肉嫩,有嚼勁……”

    這是他最后保護妹妹的方式了。

    然而——

    啪。

    一個響亮的巴掌。

    血龍族士兵將他抽倒在地,然后毫不留情地抓著小女孩,獻到了血龍族高層強者的手中。

    “桀桀……一看就好吃。”

    他滿口血腥和利齒,看著小女孩,獰笑了起來。

    然后,張嘴朝著小女孩的面頰咬了下去。

    “不……”

    圈欄中,臉頰潰腫的哥哥絕望地爬起來,睜著扎沖去。

    但,幼小弱小的他,根本無力改變這慘劇。

    眼看著小女孩要被咬掉半張臉頰。

    就在此時——

    咻。

    一道刀光,掠過夜空。

    空中噴吐著腥氣的血龍族強者,動作猛地一僵,然后咕嚕一下,整個頭顱就從脖子里滾落到了地面。

    bq

河南481